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疑现造假产业链涉3家上市公司

关键词:广州,浪奇,公司久,王健,清流,工作室,化工化中

广州浪奇也向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称

核心提示
  • 01 除了广州浪奇,达志科技(300530.SZ)、九九久(002411.SZ,重组后已更名“延安必康”)、托球股份(836190.OC)、快达农化(870536.OC),以及正在申请IPO上市的犇星新材,均出现了这个团队的身影:既当客户,又当供应商。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一份姗姗来迟的回复函,暗藏着广州浪奇(000523.SZ)的“造假”路径,以及一个神秘团队的惊天秘密。

10月31日,在两次延迟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后,广州浪奇终于公布了“贸易黑洞”进一步的细节。更为重要的是,根据这两份回复函,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有这么一个团队,不仅可能帮助了广州浪奇的“贸易造假”,而且很有可能形成了一条隐秘的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家正在冲击A股IPO的公司,以及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均出现了这一团队的身影。

除了广州浪奇,疑似牵涉这条“产业链”的公司包括:两家A股上市公司——达志科技(300530.SZ)、九九久(002411.SZ,重组后现名为“延安必康”);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托球股份(836190.OC)、快达农化(870536.OC),以及正在IPO申请上交所主板上市的湖北犇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犇星新材”)。

值得一提的是,深交所已经察觉到达志科技跟这个团队合作的不寻常之处,近期对其下发了多份问询函,质问相关交易是否有商业实质。

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这个团队,以广州浪奇参股子公司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琦衡农化”)的大股东王健为首。2013年,广州浪奇出资1.98亿元入股琦衡农化成为二股东,正式与王健展开合作。也正是从这一时期前后,广州浪奇开始提出“积极介入上游化工原料的研发、生产和购销贸易业务”,近期曝光的“贸易黑洞”所涉及的业务起源正始于此。

这一切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神秘的“贸易”合作方

先从广州浪奇说起。

根据清流工作室的调查,广州浪奇多笔贸易业务均围绕大股东王健旗下的公司展开。这些贸易的套路相似:先是广州浪奇向王健暗中控制的公司采购工业原料,然后广州浪奇再转买给王健暗中控制的另一批公司。高明之处在于,这些公司在表面的股权上,看不出与王健有任何关系。

比如,回复函显示,广州浪奇曾向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保华国际”)采购过产品,这些产品分别销售给了如东泰邦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如东泰邦”)和南通福鑫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福鑫”)。

广州浪奇也向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中冶化工”)采购过产品,这些产品分别销售给了南通福鑫、南通福泽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福泽”)、南通鑫干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南通鑫干”)。

这些供应商和客户分别是谁?答案:或许都是王健的“自家人”。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此前清流工作室就曾独家报道,保华国际、中冶化工、南通福鑫、如东泰邦均能找到与王健的密切关系,背后实际控制人或为王健(详见《独家|又现虚假贸易?广州浪奇两名客户对双方交易“不知情”》)。

前述报道提及,这4家公司曾用过同一个电话号码备案过工商资料,而在社交媒体平台搜索这个号码显示为“桑志国”。而工商资料显示,桑志国曾在中冶化工、南通福鑫担任过股东,并且王健此前曾对媒体表示,桑志国为其代持股份。值得一提的是,清流工作室曾经试图拨通“桑志国”的电话询问南通福鑫、如东泰邦与王健的关系,对方拒绝回答清流工作室提出的相应问题,仅表示自己已经离职。

工商资料显示,今年6月24日以前,中冶化工由季苏福100%持股,但随后变成季苏福持股20%、戴功洲持股80%。根据达志科技近期回复深交所的公告,“经中冶化工业务人员介绍及确认,季苏福系王健的舅舅,季苏福所持中冶化工股权系代王健持有。上述股权变动之原因系中冶化工为便于与戴功洲进行相关事项合作所办理的临时股权变更,待后续合作事项完成,戴功洲所持80%股权将转回至季苏福”。这也证明了,中冶化工的确是王健所控制的公司。

此外,曾有媒体报道,保华国际前高管承认,持有保华国际100%股份的股东唐明与王健“是老乡,还曾经在一起工作过”,并且是“比较熟悉的关系”。

至于南通福泽和南通鑫干这两名广州浪奇的客户,清流工作室从工商信息看到,南通福泽由蔡雯婷全资持股,而蔡雯婷曾担任王健控股的琦衡农化全资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南通鑫干的监事也为“桑志国”,并且“唐明”曾经担任其公司监事、现任法定代表人陈华国同时也是琦衡农化的法定代表人。

总结起来就是,上述广州浪奇的供应商和客户,虽然表面上与王健并无关系,但背后实际控制人均疑似为王健。这意味着,广州浪奇或有相当一部分体量的贸易,或由王健的公司配合,实现“自导自演”。

这些疑似“自导自演”交易,很可能正是广州浪奇的“贸易黑洞”爆发的原因。广州浪奇在回复函中表示,根据公司本次自查情况,公司截至目前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合计8.67亿元。

广州浪奇回复函还显示,包括保华公司、中冶化工在内的供应商,在取得商业承兑汇票后以该等汇票向第三方提供背书质押或将汇票背书转让予第三方。因商业承兑汇票的承兑期限已届满,因此广州浪奇对最终持票人负有承兑义务——这正是广州浪奇已经发生的大量逾期债务的导火索,广州浪奇称,“由于公司资金紧张,公司拟优先确保银行贷款的偿还及公司日常经营的资金需求,且公司正在与债务涉及的相关主体协商沟通债务解决方案,故暂未支付上述债务,造成逾期”。

广州浪奇表示,上述贸易业务的经办人员已被公司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该名人员还因涉嫌职务违法已于2020年10月13日被广州市南沙区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公司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核实上述商业汇票所涉及的贸易背景及交易意图。

对于供应商与客户均与琦衡农化大股东王健有密切关系的现象,清流工作室致电广州浪奇请求置评,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问题应发邮件至董秘邮箱。发邮件后,截至发稿,清流工作室未获回复。

上市公司造假产业链?

广州浪奇的神秘“合作方”王健是何人?

王健,出生于1974年,江苏省南通如东县人。化工产业是如东县的主要支柱产业之一,王健正是靠化工起家。而王健与多家上市公司的“合作”,也大多是围绕化工业务展开。

2010年5月,同样位于江苏省如东县的九九久在深交所中小板首发上市。招股书显示,2009年,九九久第三大客户是江苏柏川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柏川”),销售金额为7603.57万元,占九九久营业收入比例11.21 %。然而,不同寻常的是,在同一份招股书中,江苏柏川被列为九九久2009年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102.64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7.57%。

这意味着,在同一年中,江苏柏川既是九九久的供应商同时也是客户。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柏川由王春红持股84.7%、黄兵持股15.3%。这个蹊跷的客户和供应商表面上跟王健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到了2013年8月,广州浪奇收购琦衡农化的公告方才披露,江苏柏川“其股东方为琦衡农化控股股东王健的直系亲属”。根据广州浪奇的收购公告,2013年,琦衡农化的全资子公司江苏健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健鼎生物”)对江苏柏川的有效资产进行了收购重组。清流工作室从一份《2009年中国氯乙酸行业发展论坛参会名录》也看到,江苏柏川的董事长正是王健。

王健与九九久的合作没有随着后者正式上市就此终止。清流工作室从九九久2010年和2011年的年报看到,前述王健实控控制的中冶化工为上市公司当年应收票据的出票单位。此外,九九久2012年报显示,中冶化工为上市公司当年第三大供应商。

不过,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根据达志科技近期回复深交所的回复函,保华国际业务人员介绍,保华国际主要向化工原料生产厂家采购产品,其中就包括九九久。

这意味着,疑似王健实控的公司再一次在与九九久的交易中,同时充当供应商和客户两种角色。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到了2014年6月,九九久进一步跟王健旗下的琦衡农化签订了《供销合同》,该合同约定在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期间,九九久向琦衡农化销售1.44万吨三氯吡啶醇钠,合同金额合计为4.92亿。

2015年,九九久原实际控制人周新基有意卖壳,谋划重大资产重组,对象为陕西富豪李宗松控制的陕西必康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必康制药”)。

不过,在卖壳前夜,即2015年7月,九九久却突然出资3922万元,收购了前述并入了江苏柏川资产、琦衡农化全资持股的健鼎生物。交易完成后,健鼎生物成为九九久全资子公司。九九九当时公告显示,琦衡农化“现阶段经营状况欠佳,未来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这笔收购无疑是给王健雪中送炭。

2015年12月,九九久向必康制药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必康制药实现借壳上市。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后,新管理层或许看到了原上市公司与王健合作的异常之处,2016年1月,九九久发布重大诉讼事项公告,披露琦衡农化拖欠货款2.13亿元。九九久称,曾收到琦衡农化给付的4张金额均为5000万元,合计2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付款人为广州浪奇,但浪奇公司的开户银行却以账户资金不足和印鉴不符为由拒绝兑付票款。

2016年2月,广州浪奇发布澄清公告表示,确认琦衡农化与九九久存在买卖业务,但公司不承担该商业承兑汇票所产生的相关债务。

这起诉讼纠纷最终以和解结束。2016年12月,九九久发布公告称已经和琦衡农化达成调解,调解结果是:琦衡农化尚欠九九久1.68亿元,于2017年12月底前分期给付完毕。

2017年8月,彼时已改名为“必康股份”的上市公司将原九九久经营业务相关的资产、负债、业务资源等整体划转至全资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九久科技”),九九久科技的董事长正是原上市公司九九久实控人周新基。自此,琦衡农化所欠公司货款由九九久科技承接。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在此之后,琦衡农化赔偿的方式变成了以货抵债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再次更名为“延安必康”的九九久又披露,决定关停4年前上市公司收购的健鼎生物。

对于上述现象,清流工作室致电并发邮件给九九久科技请求置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不清楚情况需要请示领导。截至发稿,清流工作室未收到对方的回应。

如出一辙的套路

不仅是九九久,与王健团队合作的其它公司,几乎都在上演着同样的剧情。

根据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达志科技2019年的年报回复函,2018年和2019年,达志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均为中冶化工,第一大供应商均为保华国际。回复函显示,在连续两年内,这两家王健控制的公司,向达志科技采购和供应的商品一模一样,金额也相差无几。在深交所注意到中冶化工和保华国际不仅通讯地址、电话、邮箱地址相同,且两者均为贸易商后,向达志科技下发多份问询函,反复询问其与中冶化工、保华国际的交易是否具有商业实质。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然而,达志科技却回复,与中冶化工、保华国际的交易属实,并表示两家公司办公地址相同是因为分别租用了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南通有限公司(下称“中房产南通公司”)持有、管理并对外出租的物业大楼的办公场所作为其办公场地。至于两家公司电话和邮箱地址相同,达志科技表示是因为两家公司在工商年报信息填报时均委托中房产南通公司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予以协助办理。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即便是中房产南通公司,也与王健有着密切的关系。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12月,中房产南通公司曾发起成立一家公司,名为“江苏盛高化工有限公司”。去年6月,中房产南通公司从这家公司退股,把股权转让给了前述王健实际控制的南通鑫干。此外,王健曾与一位叫“孟建生”共同成立过“领航干细胞再生医学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领航干细胞公司”),孟建生则在中房产南通公司的子公司担任董事。从工商资料来看,孟建生也跟中房产南通公司的实控人有着诸有商业交集。

不仅存在密切的“贸易”往来,2018年10月,达志科技还与前述王健、孟建生成立的领航干细胞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了“广州领航干细胞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不过,这些在达志科技的回复函中均没有提及。

清流工作室就上述情况向达志科技发邮件并多次拨打致电请求置评,截至发稿,未能接通电话和获得邮件回复。

除了广州浪奇、九九久、达志科技,王健疑似还“帮助”过正在申请A股主板上市的犇星新材。犇星新材今年6月向上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它的客户包括江苏振方生物化学有限公司(下称“振方生物”)和琦衡农化。同样是2017年,犇星新材的供应商为振方生物与江苏琦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琦衡国际”)。2018年,振方生物再次同时成为犇星新材的客户和供应商。

琦衡国际即为王健控股的琦衡农化的全资子公司,振方生物由前述王健直系亲属王春红控股,可得出两者均与王健联系极为密切。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清流工作室询问犇星新材上述交易是否具有商业实质后,犇星新材董事会办公室回应:“正在确认,近日将会给您回复。”截至发稿,清流工作室暂未收到进一步回复。

类似的“戏法”也在托球股份和快达农化这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上演。

托球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如东泰邦和琦衡国际为当年的主要客户,中冶化工为其主要供应商。托球股份2017年年报则同样显示,如东泰邦和琦衡国际为当年的主要客户,如东泰邦和中冶化工为其主要供应商。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快达农化2018年年报则显示,中冶化工为当年的主要客户,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奇化化工”)为当年的主要供应商。需要指出的是,奇化化工为广州浪奇旗下子公司,涉及近期广州浪奇曝光的“贸易黑洞”,该公司董事和财务总监黄健彬同样担任王健控股的琦衡农化的董事,并被媒体报道为广州浪奇近日移送警方的涉案人员。清流工作室注意到,上个月,快达农化突然更新了近三年的年报,更新后,此前披露的供应商和客户名字再也无法看到。

清流|广州浪奇“贸易黑洞”现造假产业链?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牵涉其中

清流工作室多次致电并发邮件给托球股份与快达农化这两家新三板公司,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此外,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上琦衡化工给予置评。

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广州。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转载请先联系授权。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 广州浪奇突获22亿税前收益,会计处理前后“打脸”
  • 信息披露违规 广州浪奇收证监会警示函
  • 广州浪奇再现谜团:有供应商和客户人员重合
  • 漩涡中的广州浪奇:贸易业务连环爆雷,盈利能力存疑
  • 大白马连环炸?2020年业绩抢先看,谨防“业绩杀”
  • 广州浪奇黑洞扩大:涉事仓库达到6个
  • “拆迁费”难补业绩窟窿,广州浪奇风浪谁掀起
  • “洗衣液跑了”后再爆雷,浪奇还能“浪”多久?
  • 探秘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消失:乌龙、萝卜章齐现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11-17 23:54:19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