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互联网巨头放贷的AB面:年轻人正在被网贷掏空

关键词:金融,消费花贷,互联网,平台,用户,产品,贷款,蚂蚁

互联网消费金融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深燃财经(ID:shenrancaijing)

  作者/ 金玙璠 周继凤

  原标题:互联网巨头放贷的AB面

  一名大二学生在白条、花呗欠了九千多元,实在还不起又无法面对父母,正在知乎求助。

  充满戏剧性的是,几个月后的11月2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明确要求严禁跨省经营、联合贷款出资不低于30%、额度不超过借款人年均收入1/3。最后一项直接对准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的机构。

  与此同时,银保监会发文点名“花呗”:与持牌金融机构相比,金融科技公司更加依赖购物、交易、物流等行为数据,更多依据借款人的消费和还款意愿,缺乏对还款能力的有效评估,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

  在那条知乎求助下,网友都在劝这位大学生迷途知返——“讲吧,趁你还没打开不正规的网贷平台。”“没办法,你不说,你就得想办法弄钱,有两种办法:违法犯罪、网贷平台。第二种方式,你起码一两个月不用疯,但两个月后,大家都疯了。”

  和这条征求意见稿一起进行的,还有双11大促前,主流APP不遗余力地推广自家的借贷产品,立减、发券,甚至自家消费贷的支付方式被推到了默认位置。

  营销无孔不入,却避而不谈风险,劝年轻人超前消费,花呗们有错吗?这些到处厮杀的互联网巨头为什么愿意借钱给你?蚂蚁IPO暂停后,网络小贷新政会对巨头们的借贷业务产生什么短期和长期影响?

  巨头疯狂借钱给你

  “现在真的是万物皆可贷。”艾菲在社交平台上写下这句话。

  我们不妨跟着她体验体验。双十一到了,她想在淘宝囤货,发现花呗额度增加了,又可以买买买了,还不用担心还款,支付页面会友情提示,可以用花呗分期付款;

  她逛到京东,又下了一单,准备付款的时候,付款方式默认为京东白条,条件非常诱人——单单最高减99元,还把每个月的分期费用计算得很清楚,服务费缩短到小数点后两位,均摊到每个月钱并不多;

  苏宁也是一样,打开苏宁易购APP,系统马上提示你开通任性付就能返款50元,开通任性贷就能30天免息;

  中午了,艾菲点了份外卖,准备支付时,画面提示,使用美团月付这单立减2元,她狠心关掉小窗,用自己的常用方式支付成功后,页面跳出“领福利”弹窗,原来是让她点击申请美团联名信用卡,页面提示最高5万额度免年费;

  午休时间,她刷微博、抖音的功夫,界面时不时跳出一两条网贷广告。微博上“我的钱包”里直接嵌入着微博自己的金融产品,而抖音在“我的钱包”的最显眼位置标识“有福利待领取”,点击进入发现是在推广字节跳动自己的产品放心借;

  下午外出见客户,她打开滴滴,发现主页位置上有金融板块,点进去一看,账户的贷款额度已经达到10万元了;打开百度地图,底部也链接着“有钱花”入口……

  事实上,自2017年现金贷被规范整顿以来,头部互联网公司就抢走了接力棒,开始疯狂抢滩消费金融的生意。

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消费金融产品 资源来源 / 公司官网、媒体报道 制图 / 深燃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消费金融产品 资源来源 / 公司官网、媒体报道 制图 / 深燃

  2017年,美团上线了美团生活付,滴滴同年底获得了支付牌照,转年把金融部门升级为金融事业部;2018年,新浪成立的公司开始运营微博借钱等产品,同年,字节跳动上线了一款叫放心借的产品……

  而BAT大厂们,则一早就搭建起了自己的生态系统,赚得盆满钵满。今年,京东数科、蚂蚁集团相继递交招股说明书。

  但凡有流量平台的都想进来分钱,要么是售卖流量给信贷产品,赚取广告费,要么抢占了金融牌照,自建消费业务,设置各类导流入口,开闸放贷,和传统金融产品比,最大的特点是门槛极低,额度是你花得多给得多。产品绝对用户至上,流程“贴心”,审核高效。

  从支付宝就可见互联网巨头的“用户思维”,从花呗、借呗到余额宝、相互宝,用户可以在这里体验一站式消费金融服务。前花呗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花呗的诉求不是拉新,而是“更多用户使用”,也就是降低使用门槛,找到没有被覆盖的用户,找到可以为他们服务的方式。

  总之,到今天,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现金贷和消费贷几乎充斥着每一个线上细分场景。只要一打开手机,无论是电商购物、线上聊天、刷视频休闲娱乐,打车、外卖还是订酒店,都一定被消费金融类产品打扰过。

  这些产品还有一项传统金融做不到的技能:避而不谈风险。

  以花呗为代表,通过广告宣传为每一次网贷行为制造一个温馨而无法抗拒的场景,给年轻人制造一种错觉——只要提前透支,就能“活成想要的样子”。广告片里,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了出门看看世界,于是用花呗毕业旅行,精打细算的三口之家,用花呗给女儿过生日……

  被网贷掏空的年轻人

  豆瓣上有一个“网贷互助小组”,简介是“网贷只有一次和无数次”,这句话也成为了无数超前消费人群的真实写照。

  2019年花呗发布的一份《2019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里提到,花呗的90后用户占到了68%。中国近1.7亿90后中,超过6500万开通了花呗,平均每5个90后就有3个人在用花呗进行信用消费。

  不止花呗,北大光华-度小满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年度报告》显示,我国消费金融市场贷款规模快速增长,2019年9月末消费贷款规模增至13.34万亿元。

  互联网消费金融被推行的同时,大量没有偿还能力的人也被卷进了市场。不同于传统银行对信用卡的严格审批流程,且往往将服务资源提供给高净值人群,互联网消费金融,尤其是大厂的产品往往把消费信贷的审核门槛降低到年满18周岁、通过实名验证即可。消费欲望旺盛但没有经济能力的大学生,首先成了各大校园贷、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的精准收割对象。

  对于这个年龄段的群体,过度借贷的潘多拉魔盒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再关上。

  据半月谈报道,不少大学生因为电商平台赠送的白条免息券,付款的时候也会默认点消费贷选项,掉入互联网消费金融的陷阱。

  一些大学生更是因为看到花呗和借呗上的低息政策动了心。不止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当初开启网贷模式就是因为互联网平台上铺天盖地的低息广告。

  不少年轻人,或因为虚荣无节制的消费,或因为被网贷套路、搞不清具体的网贷政策,一步步从花呗、借呗、微粒贷开始,在各色网贷平台铤而走险,利息越滚越多,拆了东墙补西墙,甚至到了以贷养贷的境地。

  21世纪报道就曾报道过,一名大学生为了维持自己的消费水平,一共在10个平台欠了3万多元,以贷养贷。这些平台包括拍拍贷、分期乐、滴滴、桔子分期、360借条、活力花、安逸花、恒易贷、备用金、花呗。他坦言:“我把贷款的额度当作了自己的钱。”

  2019年8月底,一名南京211大学毕业生由于在互联网金融平台多头借贷,360天内申请网络贷款56笔,最终选择了轻生。他去世之后,催收短信依旧。

  而在黑猫投诉上,如今依然充斥着诸多因为网贷而陷入深渊的借款人,他们每天被高额的高利贷和花样繁多的催收手段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位投诉用户对深燃表示,今年从借呗借出1.6万后,原本和客服协商3个月还清,但逾期第6天时,催收电话还是打到家里。他在投诉内容里乞求催债人不要影响自己的家人,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如果有能力还款,也不会让利息一直往上涨,利息都要5000多。”另一位小商贩称,疫情期间她通过借呗借了3.5万元,但是因为疫情货压太多卖不出去,资金周转不开,4月份没能按时还款,于是一直被第三方催收人员上门催收骚扰。

  “借助于新金融科技,使得消费信贷发展非常快,甚至有一些是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央行前行长周小川谈到消费信贷时曾表示,“这个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金融现象,同时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人口现象,这个可能会带来重要的影响。”

  劝年轻人超前消费,花呗们有错吗?

  花呗地铁广告“一家三口的日子再精打细算,女儿的生日也要过得像模像样”

  A面是,“花呗”在手,及时行乐。

  B面是,大二学生在白条、花呗欠了九千多元,实在还不起又无法面对父母,正在知乎求助。

  “讲吧,趁你还没打开不正规的网贷平台。”

  “没办法,你不说,你就得想办法弄钱,有两种办法:违法犯罪、网贷平台。第二种方式,你起码一两个月不用疯,但两个月后,大家都疯了。”

  “你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些网贷几十万的最初可能都跟你一样,只是不到1万的钱,以贷养贷,最终踏上了那条坎坷路。”

  这是三条知乎网友的回答。提前消费买来的体面,一不小心就可能变成噩梦。

  11月2日晚间,银保监会发文点名“花呗”:与持牌金融机构相比,金融科技公司更加依赖购物、交易、物流等行为数据,更多依据借款人的消费和还款意愿,缺乏对还款能力的有效评估,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

  花呗、白条这两款产品的开通门槛都是年满18周岁以上、支付宝/京东账号实名制验证并绑定手机号、银行卡即可,最低额度分别为是500元、1000元,当用户的消费额越来越高,又会不断上调额度。

  劝年轻人超前消费的花呗们有错吗?

  “必须要承认,国内当前的消费金融市场,确实存在一定引导过度消费信贷的现象。”一位互联网金融体系内的从业者对深燃称,这是消费金融这个工具带来的负面作用。

  但在他眼中,金融始终是工具,本身不带有善恶属性,他认为社会消费文化的养成不是一朝一夕,不是哪个公司、哪个产品就能够诱导人们形成超前消费主义的。

  不过,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认为互联网巨头要承担一定责任。过去的金融强调稳定和适度,当不少互联网巨头进场以后,变成了以扩张和市场占有为主。金融与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是完全对立的,金融首要考虑的是风险,但互联网公司不是。

  银保监会的文章还提到:在收费方面,金融科技公司缺乏统一标准,一般高于持牌金融机构。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毕研广亦对深燃表示,大多数人从大学才开始接触理财,很多人即便正在使用消费信贷,也搞不清楚利率、利息,每个月到底要还多少钱,也没有树立资产负债平衡的理念。

  这类型消费贷产品一般设置有免息期,超过免息期后开始计算利息。深燃计算了花呗分期还款的真实利率:分3期,官方利率2.5%,实际年化利率是14.94%;分6期,官方利率4.5%,实际年化利率是15.27%;分9期,官方利率6.5%,而真实年化利率为15.34%;分12期,分期费率是8.8%,实际年化利率是15.86%。

  至于借呗,不同用户利率差异很大,一般日利率在万分之三至万分之六不等,也就是说月利率0.9%-1.8%、年利率10.8-21.6%。

  京东白条的服务费率都是0.5%-1.2%/月,利率与借呗一样因人而异:选择分3期,年利率为9%-21.6%;选择6期,年利率为10.29%-24.69%;选择分12期,年利率为11.08%-26.58%。

  对比一下传统银行的利率,以招商银行信用卡为代表,分3期,折算年化利率为15.24%,分6期年化利率为14.26%,分10期年化利率为13.94%,分12期年化利率为13.25%。

还款费率及年利率对比图 制图 / 深燃还款费率及年利率对比图 制图 / 深燃

  一位金融行业人士表示,花呗平均15%的年化利率,接近普通小额贷款。但不可否认的是,花呗作为当代年轻人第一款使用的信用类产品,能够强化社会信用体系。

  中国最大的信用卡发卡行招商银行的2020半年报显示,信用卡流通户数6526万户。蚂蚁招股书显示,支付宝月活用户已经超过7亿人,其中使用花呗、借呗的用户达到了5亿。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深燃表示,照此比例,在中国但凡是有工作的人,基本上都用上花呗了。

  “这钱,不赚白不赚”

  话说回来,这些到处厮杀的互联网巨头为什么愿意借钱给你?

  “钱不是大厂自己的。”

  目前互联网巨头中做放贷业务的分两类,一是类蚂蚁的公司,想跟蚂蚁一样做平台型的公司,另一类,本质是广告商,售卖自身流量,把金融作为一种流量变现的方式之一。

  这两类公司最大的区别是涉不涉及自营业务,进一步分,平台型公司的贷款业务有联合贷款和助贷两种模式,也就是出不出资的区别。

  联合贷款模式,是互联网平台和持牌金融机构按一定比例出资,或者互联网平台向持牌金融机构缴纳一定保证金。在这种模式下,由于互联网平台在获客和风控上有明显优势,可分享比出资比例更高的利润,风险按出资比例/保证金承担。

  助贷模式则是一种纯技术服务,互联网金融平台通过初步风控筛选出来的客户推送给持牌金融机构,持牌金融机构向互联网金融平台付技术服务费。

  虽然主流的花呗、借呗、白条都是联合借贷,但在互联网公司和银行的合作中,助贷因为不占用资本金、不兜底,如今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的主流模式。

  “金融人称是万行之王,确实来钱快。”毕研广称。

  今年上半年蚂蚁的收入结构中,微贷科技平台(小额贷款)的收入占比为39%,超过支付业务,是第一大收入来源。与信贷相关的净利润是102亿元,占到蚂蚁集团总利润的47.8%,接近半壁江山。这背后就是花呗和借呗。

  “这个钱,不赚白不赚。”

  王超对深燃分析,大厂拥有流量、用户,有做金融的场景优势,实力强的巨头更有核心的风控优势。疫情之下,蚂蚁的不良贷款率从2019年的1.5%上升到了今年上半年的2.9%。截至今年上半年,京东白条整体的不良率已上升至1.21%,半年前,这一数字为0.57%。这两家都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中国银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消费金融公司平均不良贷款率为2.63%,略高于信用卡的平均不良水平。

  另一方面,这些大厂不用考虑用户留存率。因为你只要开通了它的这一项业务,就进入了它的用户池。“几乎不会有人特意去注销,因为操作非常之复杂。”不止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

  更关键的是,金融是大厂生态里可以高效增值和转化的业务,支付、借贷和理财,其实是用户全生命周期管理的一系列动作。“用户在你平台上用的功能越多,那就证明越离不开这个平台。”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赚钱之外,更关键的是,金融对增强用户粘性和提升活跃度有奇效。

  监管来了。

  11月2日,酝酿两年多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终于发布,明确要求,严禁跨省经营、联合贷款出资不低于30%、额度不超过借款人年均收入1/3。最后一项直接对准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的机构。

  王超告诉深燃,“这三项,蚂蚁都要调整,其他大厂更需要调整,而且工程量都非常大”。

  过去,蚂蚁可以靠两块本金通过金融杠杆,放出100块贷款,收18%的利息,赚18块,现在必须出16块,才能放出100块的贷款,定期额最多只能拿15块的利润。新规之后,蚂蚁的本金年收益率从八倍降到一倍。

  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对于蚂蚁,牺牲点利润限制不住他发展,网络小贷新政的限制是头部几家机构能承受住的,长远去看,对蚂蚁们是一种利好。

  这就是监管和大厂的关系,互联网金融形态发展之快,创新业务之多,监管机构要考虑其中风险,这是一个互相推动的过程。“监管一定是有底线思维的,需要在创新和风险之间寻找平衡。”王蓬博称。

  “就算有一天路被堵死了,花呗们还能想出新鲜的玩意,去赚钱的。”王超称。黄大智同样认为,未来还会有像美团月付这样的新晋选手加入大厂放贷组,因为即便是单一场景下的超级APP,金融空间也是无限大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艾菲为化名。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11-09 00:35:39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