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三安光电与华灿光电之争双寡头市场的必然理性?

关键词:行业,芯片,LED安,华灿,专利,周期,光电,需求,选择

LED芯片行业总共经历了三轮周期

(原标题:三安与华灿之争,双寡头市场的必然理性?)

2020年9月,两家LED芯片龙头企业身陷纠纷,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三安光电(600703.SH),指控排名第二的华灿光电(300323.SZ),侵犯了两项专利技术。

这是国内LED芯片行业首次发生专利纠纷,纠纷的双方又是行业内的老大老二。因此媒体马上跟进,在一片财经报道中,“龙头开战”这样夸张而戏剧的用语,显得突兀。

翻开商业史,可以发现一条规律,许多行业到一定阶段,只会剩下两家企业在相互竞争,分享主要市场份额。比如波音与空客、百事与可口、三一与中联、格力与美的,以及在2019年141亿元LED芯片市场中,分别占据74.6亿元和27.16亿元的三安和华灿。

这种现象有个专有名词:Duopoly(双头垄断)。

凡是进入Duopoly状态的行业,常常是纠纷与摩擦的高发地带。许多例子耳熟能详,通讯的华为与中兴、工程机械的三一与中联、家电的格力与美的、乳品的伊利与蒙牛、化工的龙盛与闰土、安防的海康和大华……每一次纠纷与摩擦,轻则互相攻讦、对簿公堂,重则大打出手,恶性竞争。

正如发烧是感冒的临床表征,纠纷与摩擦则是竞争的正常表达。不过如果细究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摩擦,其实各有逻辑。三安与华灿的专利纠纷,同样别具深意。

01风起专利纠纷

三安指控华灿侵权的两件专利,名称分别是“氮化物半导体发光器件以及制造其的方法”,“半导体发光元件和半导体发光装置”。

这两项专利涉及LED芯片制造的基础技术,三安光电认为,华灿侵犯了其在氮化物LED制造中,提高光提取效率和提高空穴注入效率方面的专利技术。

有趣的是,这两件专利其实并非三安光电原创,其原始申请人是夏普公司。这源于三安光电发展中,技术路线的历史与取向。

在业内看来,有别于华灿光电注重自我培养、自主研发的技术体系,三安的技术路径,则具有鲜明的技术引进与合作取向。

从收购美国Luminus、参股台湾璨圆、携手SSC成立子公司、到成建制地引入技术团队,购买夏普发明专利。三安在技术投入上的费用比例虽然不低,却与华灿有着迥然不同的方向选择。本次涉诉的两件专利,正源于2018年12月的夏普转让。

类似LED芯片制造这种科技行业,专利纠纷本属常态,无论事实上侵权与否,自有专利鉴定与司法机构进行裁定。但更为有趣的是,涉诉的ZL02142952.9专利,申请于2002年,已经是历时十八年,即将过期的老专利了。

对于这样一款专利,三安完全可以在更早的时间点进行诉讼,却单单选择在即将过期之时发难;三安可以状告业内多家芯片企业,却偏偏选择行业排名第二的华灿进行诉讼,这种看起来有点非常规的操作,其背后的原因,恐怕远超专利诉讼之外,而另具题外深意。

这场诉讼的背景,既是中国LED芯片行业走出周期底部,迎来供需拐点的时刻;也是双寡头同时大力布局,谋求高端业务的时刻。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就很难理解三安的“非常规操作”,也很难理解Duopoly状态下,双头竞争的逻辑。

02周期末段,行业触底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一切研究的前提。对于三安光电而言,如果有意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发起诉讼。其实是一步顺应行业周期的好棋。

2017年,由于上一轮小间距LED的需求驱动,LED芯片的需求走旺。看到价格上涨的行情,大陆厂商在2017-2018年集中扩产,结果导致2018年供过于求,LED芯片价格应声而落,进入下降周期,行业利润率随之走低。

以三安为例,2020年5月,毛利率水平回落到30%左右,这已是近10年来的最低位置,接近2012年那一波周期的低点水平,库存亦处于近5年的高位。

需求趋淡、单价下调、库存走高、毛利走低,为LED芯片行业带来了全行业的亏损。而产能与份额越大,亏得就越是厉害。透视华灿光电的2019年业绩,在实现27.16亿元营收的同时,也录得了9.1亿元的亏损。

但这并不意味着坏日子总是会持续,通过对利润率、库存指标以及存货周转天数的历史趋势观察,可以发现LED芯片行业在2020年很可能已经触底。

判断底部区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事。既需要指标窗口的观察,也需要可靠的逻辑作为支撑。

生成触底判断的第一重逻辑,来自于行业利润率进一步下行空间已经极其有限。

对于LED芯片行业而言,设备从来不是买来即用,产能也无法一蹴而就。从设备购建到产能的完全释放,快则一年,缓则二三载。在2017、2018这两年里,全行业大干快上,均有较大的产能扩充,但随着2018年下半年产业供需情况改变,各厂商放缓了投资力度。达产的产能在2019年底趋于平缓。

在2020年Q1,行业毛利率的下滑终于煞住了车,稳定在低位底部水平。这个时候,部分厂商的毛利,甚至已经低于现金成本,产能利用率也大多回归到七八成,同样处于近年低位。

生成触底判断的第二重逻辑,来自于对历史的复盘——每一轮景气周期的开端,都源于新需求爆发的驱动。

和猪周期这种耳熟能详的大众话题不同,除了少数对口分析师,恐怕很少有人关注LED芯片行业的周期性。

从2009年至今的11年里,LED芯片行业总共经历了三轮周期。每一轮周期,背景和情节看起来都很类似:LED产品的新需求驱动——产能供不应求——厂家增容扩产——行业需求平衡——价格下滑库存增加——新需求再驱动——芯片企业再度扩产壮大。

在第一轮周期里,手机、电视等背光源产品需求旺盛,供不应求,推动了整个LED芯片行业毛利率在周期内增长了40%。而第二轮上升期,是由LED照明产品的需求拉动,始于2017的第三轮上升期,由小间距LED产品需求叠加LED照明产品的高渗透率,行业迎来再次回暖。

每一轮周期,基本上都沿着这个轨道运行。在每次周期底部,LED芯片企业都会陷入需求锐减的增长低谷,面临业绩压力,随后又会迎来新一轮的扩产增收。

因此,就当下而言,LED芯片行业已经趋于触底,根据民生证券的预测,2020年行业新产能增速同比将大幅放缓至10%。厂商将减少中低端芯片产能利用率。

这意味着中国LED芯片行业走出周期底部,迎来供需的拐点。也意味着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龙头企业因此成为受益者。

对于行业第一名而言,在行业集中度提升,有望重新分割份额的洗牌期打击竞争对手。用这样的逻辑解释,那些看起来不可理解的行为,似乎便有了答案。

03双寡头竞争下的理性选择

供需和判断相互交织,这就是周期行业的魅力与玄机。

LED芯片行业拐点将至,但对于三安、华灿这样的龙头企业而言,利润上的拐点,或许还要等到明年。

作为龙头企业,只与周期同步远远不够。它们必须要抓住LED产品的新需求驱动。对于行业而言,这个新需求,正是由Mini LED、Micro LED产品应用起量开启的新一轮周期。例如采用Mini LED背光搭配的LCD显示,可以使LCD显示画质全面提升,在超高清视频显示应用领域前景广阔,被认为是下一代的显示技术方向。

凭借着传统LED领域的积累,三安与华灿两家公司,均成功布局Mini LED、Micro LED等高端LED项目。

在2020年半年报中,三安光电表示,公司Mini LED、Micro LED芯片已实现批量供货三星,成为其首要供应商并签署供货协议;同时,公司与TCL华星成立联合实验室,推进Micro LED的市场化进程。为应对高端产品的市场需求,公司加快全资子公司泉州三安半导体的产能释放;以及湖北三安Mini/Micro的产业化项目基础建设。

而在华灿光电一端,同样正处于破局阶段。

在2020年半年报中,华灿光电表示,公司自2019年四季度开始Mini LED批量发货,2020年上半年出货量持续大幅快速提升。

同时,公司积极研发叠代的Mini LED芯片技术,使公司持续保持市场领先地位。今年的8月台湾群创光电全球首发55寸可卷曲Mini LED显示器,采用的是华灿光电Mini LED芯片解决方案。

此外,据最新消息, LG新近推出的163英寸MicroLED商用电视也是采用华灿的芯片方案。

从这种动向不难看出,两家公司对于Mini/Micro引领下一波背光及显示需求,已经达成共识。选择布局Mini LED芯片产能,以进行业绩改善,则是这种共识下的共同选择。

这种共识与行动落地,来自于行业龙头企业的能力积累,但在这个关键时刻,谁能领先一步,便意味着极有可能在下一轮周期中占到先机,实现份额的重新分割。

因此,以纠纷与摩擦手段打击竞争对手,在这一时间点上便显示出了题外之意的一面——对于有可能破坏现有格局的赶超者,一定要百般阻挠,不能放任其做大。

从这个角度上看,三安对于华灿的诉讼,表面上看是专利的纠纷与摩擦,其本质则是对市场的争夺。

这一点,三安的管理者或许想得到,或许没有想到。但无论有意与否。这步看起来有利无害的棋,都来得突然而迅速。

然而,就LED芯片行业当下形势而言,由技术路线派生出的专利摩擦,不应影响整个行业的竞合形态。

我们回顾那些的著名双寡头竞争案例,可以发现大凡经历Duopoly状态的行业,都会经历数轮竞争与摩擦,但经历数次之后,两家才会发现,其实任何一方都难以吃掉另一方。龙头企业的最佳选择,是在良性竞合的氛围下,分享行业复苏带来的周期性红利。以更好的业绩回馈投资者,以更好利润做好自主研发,改善经营。

这种选择,既符合双寡头状态下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也是行业玩家的最理性选择。

Gin 本文来源: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26 00:29:0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