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一汽夏利合作屡屡失败陷绝境告别造...

关键词:夏利,一汽,公司,汽车,南京,华利%,知行,业务,天津

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拜腾汽车母公司)

行情图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新浪财经讯 9月16日晚,*ST夏利(4.120, -0.08, -1.90%)发布《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修订稿)》。

调整后的预案显示,中铁物晟科技子公司工业集团拟将其持有的鹰潭防腐公司100%股权以现金方式转让给中铁物总投资有限公司,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鹰潭防腐公司100%股权和鹰潭防腐公司持有的铁物置业45%股权将不再纳入拟购买资产范围。

根据相关规定,重组方案调整并不构成重大调整。这预示着,在上市20年之后,天津夏利即将彻底告别经营多年的整车业务。对于身处激烈竞争的乘用车制造行业、主业多年断崖式下滑的夏利而言,某种程度上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业绩陷“微盈大亏”循环 清理亏损资产获益7亿

作为曾经驰名的汽车品牌,天津夏利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一度风光无限。不过,随着各种进口车、合资车以及自主品牌不断涌现,国内乘用车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夏利不进则退,市场份额逐步丢失。

2011年,一汽夏利营收接近100亿元的高位后,开始逐年回落。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9年,一汽夏利营业收入从99.54亿元暴跌至4.29亿元,8年间收入下降超过95%,年均降幅达32.5%。

一汽夏利近10年营收变化一汽夏利近10年营收变化

伴随收入的持续下滑,公司盈利也陷入“微盈大亏”的不断循环之中。

数据显示,最近10年间,一汽夏利盈利年份的净利润大多在3亿元以内,而亏损年份的净利润则在5亿元以上,最多达到17亿元的年亏损额,公司的业务一直在苦苦支撑。

一汽夏利近10年净利润变化一汽夏利近10年净利润变化

今年上半年,一汽夏利实现营收7269.60万元,同比去下降72.91%,归母净利润达到3.88亿元,同比去年同期5.5亿元的亏损额大幅好转。

然而,一汽夏利骤然扭亏并非依靠主营业务的改善,而是来源于非经常性收益。半年报显示,“转让华利公司股权确认的投资收益”一项为一汽夏利带来约7.4亿元的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出售标的华利公司拥有约8.5亿元的债务,一汽夏利“卸包袱”的同时还获益超7亿元。

不过,截至今年6月末,上述股权转让款中,交易对方南京知行还有2.35亿元的欠款并未支付。

合作屡屡失败陷入绝境 放弃主业或早有征兆

在正式告别乘用车主业前,一汽夏利也曾几次试图挽回疲弱的业绩。

2018年,一汽夏利曾发布公告,为落实国资委有关政策精神,实现资源合理配置、清理亏损法人户,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拜腾汽车母公司),转让价格为1元,股权转让完成后,拜腾汽车将正式接手一汽华利。

公告显示,截至当年6月末,一汽华利的评估价为-9.6亿元。由于一汽华利几乎没有实际在运营的业务,且处于连年资不抵债的状态,一汽华利最有价值的只剩一个乘用车生产资质的“壳”,南京知行通过收购将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

而作为交换条件,南京知行则需要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以及5462万元的员工薪酬。

不过,由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激烈竞争以及公司自身艰难的经营局面,南京知行并未能按期履约,付款之路一波三折。

2020年5月,南京知行、华利公司、夏利运营公司等在天津签署了《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协议约定,南京知行应于2020年6月30日前,向一汽夏利支付2.35亿元剩余欠款。

然而,等来的不是剩余款项的偿付,而是更大的“噩耗”。

根据报道,拜腾汽车官方宣布,从7月1日开始暂停在中国的业务,暂停周期为六个月,北美和德国的办公室已根据当地法律启动破产保护申请。停工停产期间,大部分中国区员工将待岗,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后续视具体情况另行通知。

拜腾汽车自顾不暇,2亿多欠款的偿付希望变得更为渺茫。

除拜腾汽车外,夏利还曾尝试与另一家汽车公司开展合作。

2019年,一汽夏利以整车部分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出资,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在公司所在地天津成立合资公司。按照最初规划,博郡汽车拥有造车资质后,将陆续发布IV6、IV7等纯电动汽车。

然后,受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放缓导致的国内融资环境变化,以及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合作方南京博郡并未按照《股东协议》的约定全部履行对天津博郡的现金出资义务。

2020年7月,南京博郡称,因经营环境发生变化,已无力按《股东协议》约定支付投资款。

至此,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合作也宣告失败。此刻的一汽夏利已被逼入绝境,除放弃主业卖壳之外,已无其他选择。

此番若重组顺利完成,公司主营业务将转型为面向铁路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服务和生产性服务业务。曾红极一时的“夏利”品牌也将从此成为往事。

(文/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昊)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8 22:01:3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