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在线教育暑期百亿营销大战:昂贵的“烧钱”游戏

关键词:教育,在线,辅导,投放猿课,暑期,机构,用户,今年

今年所有在线教育公司都在暑期疯狂扩张和非理性烧钱

原标题:在线教育暑期百亿营销大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峰

刚刚过去的暑期,张婷(化名)给自己的女儿报了10门在线课程。她的女儿今年还不到1岁。

是的,她的女儿还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张婷本就不打算让女儿去学习这些课程。她戏称自己是在“薅羊毛”,这些课程全部是0-9.9元不等的体验促销课,只要报名,就可以获赠各种玩偶、手办、文具、绘本、单词卡等礼包。

这种情景在去年暑期已经上演,几家头部公司在短短一个夏天烧掉了40亿-50亿元营销费用。当时,市场主推的还是49元体验课,到了今年暑假,则直接下探到9元,甚至3元。

在线教育营销的疯狂可见一斑。

2020年在线教育的营销费用将超过去年。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9月2日跟谁学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说,据第三方估计,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仅仅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可能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疯狂投放加剧了在线教育公司的亏损。2020年第二季度,跟谁学经营亏损1.61亿元,网易有道净亏损2.58亿元。未上市公司的亏损可能更为严重,陈向东在上述电话会上说,有投资人预计,比较激进地做大招生人数和做大现金收入的公司,2020年的财务亏损或高达70亿元以上。

“其他机构都在投放,我们不得不投,必须要确保在行业中的地位。”一家在线教育机构财务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但这个市场太大了,我们还不需要考虑对手,只需要不断增长即可。”

综艺之王

上述在线教育机构财务负责人表示,今年各家的营销活动普遍提前到第二季度,比2019年暑期营销大战开始的时间更早,希望抢到先机。

今年7月,据自媒体子弹财经报道称,猿辅导、学而思网校、作业帮和跟谁学四家暑期营销推广预算分别为15亿元、12亿元、10亿元、8亿元。此后又有报道称,暑期投放结束后,四家总计45亿元的预算实际变成了60亿元。

仅从其中上市公司的财报数据看,上述金额确实已被突破,好未来今年3-5月的营销费用为2.191亿美元,跟谁学4-6月的营销费用为12.1亿元人民币。

在线教育的营销打法格外清晰,首先通过线上线下大规模硬广打造品牌,在用户心里形成深刻印象,进而通过线上精准流量售卖免费、低价体验课,这些短期体验课进行时,再通过销售或辅导老师转化为正价课。

“教育是一个特别依赖品牌和口碑的行业,如果不进行品牌投放,根本不会有学员报名,而快速形成品牌的投放渠道就那么几个:地铁、公交站台广告,知名综艺IP合作等。”VIPKID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张月佳告诉记者。

今年暑期大战,几乎每个在线教育机构都联姻了综艺节目,这些综艺节目的鲜明特点是都在暑期开始前集中播出。2-5月上档的《王牌对王牌》第五季中,猿辅导全球累计用户突破4亿的广告语被循环播出。5-7月上档的《极限挑战》第六季中,嘉宾岳云鹏遇到挑战难题时,就会与高途课堂名师视频连线。作业帮直播课和掌门一对一合作的《向往的生活》第四季也是在5-7月播出。

跟谁学财报显示,其第二季度在《极限挑战》第六季、《亲爱的小课桌》两档综艺节目的投放费用为3500万元,这是跟谁学首次尝试品牌广告。

“这两部综艺节目可能不是新节目,也可能不像其他节目那样吸引人,但确实提供了一个稳定的观众群,而且年轻一代的父母比较容易接受这种品牌化的推广方式。”跟谁学CFO沈楠说。

去年暑期投入7亿元营销的猿辅导是今年的投放大户,有业内人士估计其今年暑期的投放规模为15亿元。在品牌投放方面,猿辅导与《中国诗词大会》《最强大脑》《王牌对王牌》三档综艺达成了合作,还赞助了央视春晚及成为北京冬奥会官方赞助商。

在线下,猿辅导选择写字楼电梯间进行“轰炸式”广告投放,目标用户直指身为家长的白领群体。另外,猿辅导也在一些住宅区和学校的电梯间投放大量广告。

但“烧钱”的品牌投放并不都是成功的先例。2018年,一个在线教育机构独家赞助了一档顶级流量的综艺节目,此前这档节目的冠名费高达数亿元,然而这笔投放虽然当时打响了品牌,却没能支撑这个在线教育机构的成功,如今该机构已没有太大市场份额。

昂贵的流量

相比于效果类投放,在线教育的品牌投放其实只占营销费用的一小部分。这是因为,9元促销课这种效果类投放只有线上这条渠道,而线上流量太贵了。

据报道,某短视频平台教育商业化负责人表示,暑期一役,一家在线教育头部公司在其平台单月投放即达到七八亿元,短短两三个月,头部公司各家平均投放超过10亿元,有的甚至达到20亿-30亿元。

6月传统大促期间,字节跳动旗下广告投放系统流量价格上涨了一半,平台流量价格的抬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电商、在线教育行业在搞促销。

有业内人士称,相比去年暑期,今年暑期K12在线教育公司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广告投放频次提升了两倍。“去年暑期每刷100条短视频,有10次出现K12在线教育广告,今年暑期每刷100条短视频,有30次出现K12在线教育广告。”

在如此昂贵的流量面前,一些公司独辟蹊径。作业帮直播课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其暑期正价班新增人次中,超过67%来自自有流量,从而大大降低了获客成本。

作业帮直播课并未具体介绍自有流量的来源,但业内普遍认为是作业帮、作业帮口算两款免费的工具类APP,这两款APP拥有海量用户,提供拍照搜题、作文素材、题库、口算批改等免费服务。

尽管自有流量能够降低获客成本,但也可能意味着更严重的亏损。这是因为作业帮APP接入的是3元特价课,包括5节名师课、5天微信群辅导、8套资料和3年无限次课程回放,这些成本被认为不低于130元,而其外部流量投放的主力课型是9元和36元促销课。

产品矩阵类似的猿辅导也开始利用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等工具类APP导流,推出了3元特训课,包括5科10次课、10天辅导老师服务、99元电子教辅礼包和永久无限次回放。

“猿辅导此前对工具类APP的定位与作业帮不同,并不依靠其导流,甚至小猿口算相当一段时间都没有商业化。”一位接近猿辅导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但促销课价格越低,理论上用户转化为正价课的意愿就越低,因为用户报名的心态就是为了体验或‘薅羊毛’。”上述在线教育机构财务负责人说。

在线教育机构的成本还体现在人力、带宽等方面。目前,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的师资团队已达万人规模,其中主讲老师虽然只有几百人左右,但年薪动辄百万元,辅导老师的平均月薪以1万元计算,整体就已1亿元。

在线教育还要耗费巨大的技术成本。以疫情期间各平台推出的免费课为例,猿辅导推出免费课的第一天,就有500万人在线听课,为此,猿辅导疫情期间投入了1万台服务器。

“尴尬的是,疫情期间的免费课除了给机构赢得了‘叫好’以外,对获客的帮助很小,转化率几乎可以忽略。”上述在线教育机构财务负责人说。

也正因此,几乎所有的在线教育机构都在亏损“烧钱”,这也不由得让人们担心其资金链。8月31日,有报道称猿辅导即将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融资,而这距离其完成上一轮10亿美元融资仅过去了5个月。

猿辅导成立于2013年,如果12亿美元融资消息属实,这将是这家独角兽企业的H轮融资,迟迟无法上市或宣布盈利,让人担心高楼越垒越高是否会突然倒塌。

“事实上,猿辅导成立以来保持了平均每年一轮融资的频率,今年3月的10亿美元融资实际上应该在2019年完成,却因故推迟了,导致与今年12亿美元融资间隔过近。”上述接近猿辅导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猿辅导官方回复称不予置评。

“不排除部分企业因为疯狂投放,导致严重亏损、永久亏损,而将其压垮。因为影响一家企业资金链的因素很多,比如消耗太快太多、融资不顺、收入端出现问题、收不抵支等,一旦某个因素出现重大问题,就可能导致其资金链断裂,所以我们也呼吁行业理性投放。”上述在线教育机构财务负责人告诉记者。

“烧钱”游戏

“猿辅导虽然亏损,但可能是现金流最好的在线教育机构之一,它一直不缺钱。”上述人士说。猿辅导成立至今,融资超过15亿美元,作业帮也已完成E轮融资,融资额超过18亿美元。

暑期营销大战体现出,在线教育行业成了一场由资本发起,又面向资本的“烧钱”游戏。

“它们必须满足投资方的高增长要求,不然下一轮融资就成问题。”京翰教育云事业部总经理邓智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绝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当它们无法交出漂亮的利润报表时,做大增长无疑是更好的实力证明。

在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网易有道负责人称,增加的营销支出将对接下来1或2年的运营现金流造成压力。

有一些媒体认为,今年所有在线教育公司都在暑期疯狂扩张和非理性烧钱。但网易有道CEO周枫认为,这是一种简单化的片面看法。面对一个天花板非常高的行业,在行业快速增长阶段“小富则安”是非常错误的策略。所以,投入与亏损本身并不是问题,关键是看花钱花得值不值。

论营收、用户、教师规模,网易有道都处在在线教育的第二梯队,它的前面横亘着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四座大山”,这场暑期大战对其可能是一场生死之战,要么加速赶上,要么加速掉队。

在线教育公司“烧钱”营销的底气在于,全国2亿多中小学生中,在线教育正价课付费用户还不到十分之一,这意味着这个行业的成长空间极其可观。

但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能否玩得下去,关键在于在线教育机构能否留住用户。

“续班率如果是80%,那么LTV(生命周期总价值)就相当于有5个点,但如果续班率是40%,LTV就只有1点多,差距非常大。”陈向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如果一个机构的LTV是5,也就是说,将这些用户服务好的话,他们可以付费续班5次。“那么一个季度12亿元的营业收入背后,其实总的收入是60亿元,这就是K12教育市场的魅力。”陈向东说。

这意味着,在线教育不会是一门纯粹的生意。“对于K12在线教育公司,如果教学服务和产品质量不过关,纵然短期能花钱‘买到’大批用户,但也会很快流失。”上述在线教育机构财务负责人说。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8 22:01:34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