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甲骨文最有可能抢走TikTok?看看它给政府送了多少钱

关键词:美国,甲骨文,政府,游说,企业,公司,特朗普,政客,说客,中国

其政府最近几年每年在游说美国政客的花费也都在200万美元上下

(原标题:华静泊:甲骨文最有可能抢走TikTok?看看它给政府送了多少钱)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华静泊】

9月13日,微软官方发布公告,表示此前收购Tik Tok的邀约已被字节跳动拒绝。如此一来,有意竞购Tik Tok的美国企业,就只剩下甲骨文(Oracle Corporation)一家。

虽然又有最新消息指出Tik Tok事件的最终解决方案并不是特朗普当初扬言的“完全收购”,而是仅仅将涉及美国用户隐私数据的管理交由甲骨文处理,主要业务仍归字节跳动所有,双方为“技术合作”关系。不过我这篇文章并不想再赘述Tik Tok事件的始末或预测走向,而是着眼于为何字节跳动最终选则与甲骨文合作?具体原因自然是复杂的,但要说帮助甲骨文“笑到最后”的法宝,一定少不了美国政治中最核心的一项技能——游说(Lobbying)。

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与蓬佩奥会面

(一)

与一众美国信息技术(IT)企业相似,甲骨文创立于美国计算机和互联网产业爆发的80年代,稍晚于微软,但早于谷歌和亚马逊。同样地,在本世纪之交的那数十年时间里,甲骨文和IBM、惠普等企业一样,靠着在服务器、数据库、存储等方面的业务,大赚特赚,长期享受着高额的利润。就1989年,我国也对甲骨文开放了市场,行业涉及金融、电信、能源,甚至是政府机构,令其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

2000年,甲骨文市值一度冲到最高点,每股达到45美元,甚至略高于当时的微软(约40美元)。二十年后的今天,微软的市值过万亿,每股超过200美元。而甲骨文的股价,只有不到60美元。谷歌、亚马逊、脸书等企业,更是后来居上,纷纷进入“万亿市值俱乐部”。最近十年,由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和云服务的崛起,甲骨文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地盘被新兴公司蚕食。2013年,甲骨文在中国的大裁员,还曾掀起不少的波澜。然而就是这样一家止步不前,甚至有些倒退的老牌企业,却在游说上,出手大方。

据纽约时报数据,2019年,市值仅1700亿的甲骨文,在联邦游说上,花费超过821万美元。相比之下,市值1.5万亿的微软,花费1030万;市值1.03万亿的谷歌,则花费1278万。在支持特朗普连任上,甲骨文公司以及高管们,也通过各种渠道,向特朗普“献金”大约70-120万美元。要知道,大多数硅谷公司和华尔街企业,可都是特朗普的“敌人”,政治献金也基本都流向了他的对手拜登和其所在的民主党。

既然花了这么多钱“搞关系”,甲骨文自然是得到了特朗普和国会的“双重赞赏”。上个月,特朗普还曾在一次讲话中,称甲骨文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其创始人兼CEO拉里·埃里森,也是一个“优秀的人”,特朗普还相信甲骨文可以“搞定”Tik Tok问题。最近,美国卫生部更是将疫苗数据收集和分析的“抢手业务”,交给了甲骨文。

这样一个“明日黄花”的公司,为何对游说如此大手笔?甚至比互联网巨头们还要大方?这是因为游说,是美国政府和商界互动的最核心技能,只有用好这项技能,才能发财。

(二)

美国的游说文化,从美利坚合众国成立那天起,就已经存在了。各式各样的企业,为了自己的产品和业务能得到政府的审批、推广或肯定,一定是需要向当权的官员和政客们“推销”的,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久而久之,除了企业自身的公关团队,职业说客(Lobbyist)团体应运而生。这些职业说客,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整个团队。他们游说的对象,可能是某位特定的官员,也可能是几十上百位国会和地方议员。

甲骨文公司的头号说客,是其公司副总裁肯·格吕克,此人曾任民主党参议员乔·利伯曼的助手。而利伯曼,则担任参议员一职长达24年,也曾两度角逐总统和副总统宝座。利伯曼虽然是民主党人,但一直以“独立派“人士自居,他还曾是民主党人小布什政府幕后的主要人物之一,在伊拉克和以色列等重要问题上,都曾参与决策。这样一位“两党通吃”的大佬,其助手的关系网一定是十分强大的。

2016年12月,肯·格吕克(左一)被拍到出席特朗普的科技圆桌会

靠着参议员的关系,甲骨文公司的59名说客们,在格吕克的带领下,曾在一个十分冷僻的版权问题——反垄断和滥用消费者数据等问题上,对互联网巨头谷歌穷追猛打,使对方毫无招架之力。此外,由于甲骨文公司的指控,亚马逊曾被迫放弃一份价值100亿美元的军方订单。老牌互联网公司微软也难逃其手,在格吕克的不断“努力”下,比尔·盖茨曾不得已接受国会质询,不少业务也受到了联邦政府的限制。

不少人可能都注意到,美国政客下台或退休后,并不会立马归隐山林,多是谋求事业第二春。身居高位的总统们可以发挥写书和演讲这类传统艺能,其它官员和议员们很多就选择了成为职业“说客”。中美恢复建交的主要推手,美国的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退出政坛后,便成立了一家名为基辛格联合公司的咨询企业。为美国运通、可口可乐、韩国大宇、爱立信等一众知名企业,都曾提供过游说服务。而这家公司,也吸引了美国前国务卿、中情局局长、外交官、州长、国安顾问等许多退休官员和政客继续“发光发热”。脸书网的首席说客凯特琳·奥尼尔,就曾是现任众议员议长佩洛西的幕僚长,谷歌也曾聘请小布什政府的助理检察长肖恩·麦克劳林为自己在国会和政府游说。据说,这些“手眼通天”的说客们,年薪轻而易举就可以超过百万美元。

有了这些资深政客们的游说,美国公司在处理与政府关系当中,自然是如鱼得水。就算不能搞定总统,搞定一些国会议员对他们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众所周知,美国政治实行三权分立,总统定下的法律,需要国会通过,大法官则可以随时叫停。由于大法官通常不轻易出手,搞定国会,也就相当于搞定了美国政坛的一半。特别是当国会多数成员和总统不是同一党派的时候,众议员和参议员的话语权,就更大了。根据统计,2018年美国五大科技巨头:脸书、苹果、亚马逊、微软和谷歌,在政府游说上的花费超过6500万美元。曾经在游说上出手阔绰的华尔街金融界,已经追不上这些科技企业,但美国排名前五大银行,2018年还是花费了至少2600万美元。

聊了这么多,说客一职,说到底就是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帮助各行各业,在政府和政客之间“跑关系”。为了搞定这些美国政客,中国企业也难以逃脱游说的套路。彭博社曾报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华为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游说费用高达180万,全年共花费300万美元。早在2012年,也就是华为上一次遇到类似危机的时候,也曾花费120万美元进行游说。危机解除后的几年,该项费用逐年下降,2017年只有6万美元,2018年则是16.5万。同样为行业巨头的德国汽车企业大众,从90年代开始,每年都稳定地支出100万美元左右的游说费用。与美国“亦敌亦友”的三星集团,从2012年的100万美元开始,每年游说费用都在增加,2019年超过340万美元。

华为每年游说费用(来源: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opensecrets)

(三)

企业或某个行业协会进行游说,在官员和政客之间“跑关系”,比较好理解,毕竟做的都是大生意,政府随便一条新政出台都可能令这些企业破产或发财,“花钱消灾”的道理大家都懂。然而游走在华盛顿特区的说客们,最大的客户,其实是大大小小的海外政权或政治团体。

2015-2017这两年间,中东“土豪”沙特,就“突击消费”超过1800万美元,雇佣140多位说客和25家顾问公司,游说美国政府和国会。如此巨额的游说费用,最终促成了沙特成为2017特朗普上台后第一个访问的国家,奥巴马政府留下的“冰冷关系”重新回暖。据美国智库“响应政治中心(The Centre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统计,自2016年以来,在游说美国政客上,日本政府共花费1.37亿美元位列第一;韩国9800万排第二;紧随其后的是百慕大(8600万)、沙特(8300万)和巴哈马(8000万)。利比里亚、马绍尔群岛、以色列、爱尔兰都名列前茅。这些国家大都是美国的盟友,或是与美国利益紧密捆绑的国家。与这些需要给美国“拍马屁”的国家截然不同,我国政府在此项上的花费,据报道每年不到200万美元。而俄罗斯,在此项的开支上据说更低。一些俄罗斯政府官员和专家认为,与其花钱去美国“跑关系”,不如将资金投在对外媒体运营上,例如“网红”媒体:今日俄罗斯。

有意思的是,我国台湾地区,其政府最近几年每年在游说美国政客的花费也都在200万美元上下,2017年更是达到330万美元。如果算上具有其政府背景的机构(旅游部门、贸易推广部门)以及党派,台湾每年在该项目上的花费则在280-500万美元之间。2016年12月,特朗普刚刚当选总统,还未走马上任的时候,就破天荒的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了电话。当时有消息指出,这起事件的幕后推手,就是职业说客鲍勃·杜尔,一个曾经担任美国参议员27年的共和党元老人物。为了这一通电话,蔡英文政府至少支付了14万美元。

从后来发生的事实看来,台湾政府每年在游说上的“大出血”,不得不说,还是有一点效果的。相比之下,一般更注重政府间或官方外交的我国,自从特朗普上台后,也算是再次见识了美国政客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本质。针对美国政治体制,上至总统,下至平民百姓的“全方位”交往策略,或许更加有效。

(四)

对于华为或字节跳动这样的出海企业来说,在游说或公关方面长期稳定的投资,比“临时抱佛脚”可能更加有效。其实中国企业的产品早已经得到了美国消费者广泛的认可,那企业要做的,就是持续不断的,在美国民间和政坛,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不要让个别对中国持有偏见的政客,带偏整个市场。

对于国家来说,不仅和企业一样,要积极在海外树立“品牌”形象;同时,针对美国这样“商业思维”浓厚的国家,要有针对性的,从谋求共同利益的角度出发,与一些政客建立稳定关系。例如前些年,因为与我国成了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一些华尔街大鳄就一直充当着“中国说客”的角色。现如今,美国社会和政坛高度分裂的局面已经出现,失去理智的美国政客似乎也越来越多,我们不能指望这些政客“亲华”,但适度的游说或公关策略,一定有助于扭转那些被恶意“妖魔化”的国家形象,向大众还原一个真实的中国。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一天天临近,特朗普政府一定还会为了转移其国内矛盾,不择手段针对中国做出更多无下限的动作。对于这些疯狂甚至有些无厘头的行为,我们自然不必过分放在心上。但无论是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当选,中美双方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是不会变的。理解和利用包括游说在内的美国政治技巧,在解决国际问题、保护我国出海企业方面,或许都有所帮助。

延伸阅读
  • iPhone 12没来,苹果为何让你多等一个月
  • 特朗普:甲骨文非常接近与TikTok达成协议 美政府将做决定
  • 没有iPhone12!一文看懂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6 13:43:0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