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国内熔喷布利润仅剩7%口罩厂商谋求转型养老产品

关键词:订单,生产,防疫,物资,利润,口罩,行业喷熔,企业

公司在3月20日开始进入熔喷料行业

(原标题:国内熔喷布利润仅剩7%,口罩厂商谋求转型养老产品)

进入9月,防疫生产厂家发现,曾经乘风破浪的口罩和防疫布料“不香了”。

“订单巅峰期在3月下旬,我们公司熔喷料日产能高达20吨,改装了原有机器直接投产,4条生产线连轴转。”浙江一家生产熔喷料、熔喷布的车间主任徐勇(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在3月20日开始进入熔喷料行业,前期员工不熟练,得一天24小时熬夜在工厂门口睡觉,后来员工逐渐上手。

不久,熔喷料订单瞬间消失,他们公司转而投产熔喷布,日产能一直维持在1吨上下。

位于西南省份的一家生产口罩的企业副厂长张宏(化名)所在的企业也同样遭遇了订单大幅减少的情况,他们3月底投入口罩生产,订单最高峰是在4月10日左右,之后订单越来越少,利润也大不如前。

目前来看,进入4月份以后,防疫物资需求从井喷渐趋正常化,不少企业已经考虑转产。

订单不再,利润暴跌

“在欧洲爆发疫情后,公司订单进行巅峰期,最高是做几十万米的面料,有段时间因为上游厂家减供,还遭遇过原材料不足的情况。”江苏一家生产防护服布料的总经理陈飞(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公司主要生产防护服面料,春节期间防疫物资紧张,政府要求当地做医疗器械的龙头企业测试做防护服,他们也跟着做测试,然后获批正式投产。

现在,他们公司已经有2个月没出口了,订单断断续续的,员工也处于“做一天休两天”的工作状态。

“防护服面料的利润下降非常严重,最高峰是1米面料能赚1-2元,现在只能赚1-2毛,利润是10%,价格比疫情爆发前还要低。”陈飞说,之前需求量大,很多企业都生产,还囤积了很多货,想赚差价,结果需求下降,价格暴跌超出预料,损失惨重。

和苏州默然纺织有限公司一样,不少企业抓住防疫物资行业的风口,争相投产,但目前大多都在面对订单和利润双暴跌的局面。

徐勇表示,“熔喷料市场价最高曾经到4.5万元/吨,现在估计就1万元/吨,我们卖1.1万元/吨,相当于10%的利润”。日均生产20吨熔喷料的疯狂情况仅仅持续了半个月,到4月时,订单数量急转直下,公司及时刹车,直接停产,目前基本没有订单,偶尔才会有几个。

在4月下旬,他们公司转而全新投产熔喷布机器,日产能一直比较稳定,保持在1吨上下。

同样,随着熔喷布的产能井喷,熔喷布的价格也已经明显下跌,利润率更是严重缩水。“1吨熔喷布的成本大概是2.8万元/吨,曾经最高市场价达50万元/吨,现在只能卖3万元/吨,利润率只在7%左右,基本不赚钱。”徐勇说。

张宏是西南省份一家口罩厂商的副厂长,他们主攻海外市场,在3月底投入一次性平面口罩生产,订单最高峰是在4月10日左右,那时正值国内复工复产,国外疫情爆发,需求量剧增。

随后,国外的商家开始大幅度砍价。张宏坦言,“目前我们客户砍价不砍价决定了口罩毛利,在如今都没有订单的情况下,只要毛利在20%左右,就会接单,口罩行业的利润比其他行业还低。”

深耕还是转型

目前来看,防疫物资订单呈现“外热内冷”的格局,也就是说,出口防疫物资的厂商,盈利情况比单纯内销的企业好不少。

业内人士表示,防疫物资的国内需求锐减,但外销的需求还是很强劲,不过由于此前出口零门槛,导致出口的防疫物资的质量参差不齐,国家开始制定严格的资质标准,规定医疗器械企业才有资格出口,所以需求再次下降。

徐勇表示,正是高标准使得出口的熔喷布仍然能保持高价位,能卖3万元/吨。

当前,防疫物资行业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这个行业特有的“现款现货”的交易方式让一些厂商留恋,也有厂家对未来市场不太乐观,选择转产。

徐勇表示,防疫物资行业其实已经供远远大于求,亏本的企业占绝大多数,所以不打算深耕下去,但前期投了几百万元买设备,不生产就是一堆废铁,在未来还是会将熔喷布当作副业,有利润不亏就一直开着,“这个行业在疫情前就是夕阳产业,利润低,总的需求量也低,疫情爆发后的订单也很不稳定。”

张宏则表示,尽管依然看好下半年的口罩需求,将口罩作为长期项目,坚持申请医疗机械许可证,但公司也已经计划转型,因为接不到口罩订单,导致厂房闲置,工人空闲,而且他们生产出来的口罩价格高,销量也低。

他们正在寻找“爆品”,通过分析电商各大平台大数据,锁定了养老产品,“老年人市场巨大,毛利都是40%左右。不过,暂时决定转型产品先做内销,还没有考虑外销。”张宏说。

陈飞判断,这个行业在下半年是微利,不会再出现像之前的货源紧缺、价格暴涨的情况,因为工厂都有准备,政府也会储备防疫资源,即使在秋冬季出现第二波疫情,防疫物资最多只是价格稍微上涨,整体来看,市场需求已经进入常态。

然而,陈飞的企业仍然打算深耕防疫物资行业,因为他们原本主营纺织面料,防护服面料算是业务的一部分,接到订单就生产。而且,他们对相关生产工序已经信手拈来,还取得了医疗器械防护服生产资质。”

从长远来看,随着大批生产厂商的涌入和退出,防疫物资行业将再次洗牌,订单逐渐平稳,利润也发展为“常态化”。

“但是,要有稳定的大客户和销售渠道。”张宏说。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3 11:47:4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