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言承旭回应F4时期误解:没法让人闭嘴自己要更好

关键词:言承旭会想,演员做,喜欢中吃成,角色

大家就会看到不一样的演员言承旭

言承旭言承旭

2001年,中国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的播出让F4组合风靡亚洲。这也让剧中饰演男主角道明寺的言承旭,从四处打工的穷小子,一夜间变成被国际媒体评论为“红足十年的亚洲十大人物”之一。这像一场梦一样不真实,让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面对潮水般的误解、非议,这个男孩只能选择自我保护,不断地退到安全区域。2020年,言承旭主演的电视剧《我好喜欢你》播出,像二十年前一样,他再次扮演了观众心中的偶像剧男主角。但相较当年的一时无两,如今外界关注的,大多是他的身材、演技、年龄的变化。当争议再次被多倍数放大,这个男人开始试着直面,以高强度的演技磨砺或以严格的身材管理来应对。

新京报记者与他的此次采访,因种种原因,最后以视频方式进行。但在言语之中,我们能感受到与陌生的外界保持距离,仍是他认为舒适的自处方式。他就像一颗无瑕的玻璃珠,你能轻易窥视到他的内心,但坚硬外壳包裹下的,仍是少年的敏感易碎。男孩仍在成熟的路上。“但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活得像小孩子,永远认为这个世界就是童话故事。”他描绘自己当下最向往的生活,自由、简单:“我想养一头大象,和它一起玩耍,然后吃得胖胖的,胖到所有观众都不认识我是谁。”

有关《我好喜欢你》

40岁演戏,能提供不同养分

出演电视剧《我好喜欢你》,言承旭也曾犹豫过。

在这部作品之前,言承旭已阔别荧屏三年有余。其间不乏大量偶像、言情剧的剧本邀约而来,甚至有不少而后红遍网络的角色,但言承旭都一一婉拒了。那时刚过四十岁的他,内心抗拒出演与道明寺类似的角色。他急切想找寻新的自己。

《我好喜欢你》之中的陆星成,看起来确实不符合他期待的“转变”。时尚杂志主编,拥有令人羡慕的幸运人生,只因原生家庭的痛苦以至于内心极度渴望被爱。直到与沈月饰演的童小悠阴差阳错地相遇,他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了善良、努力,两人的情感也纠葛在一起。是观众通常理解中的“杰克苏”“霸道总裁”。

但朋友的一句话却让言承旭动了心:为什么要把一个角色分成是偶像剧或者其他类型?为什么不单纯当做一个人物去塑造,去从中发现更多的可能性?

“很多人会说我在剧里年龄大,但我接这部戏,也是不想给自己设限。同样的角色,20岁和40岁演,观众反而会看到我在这类角色上的成长。我现在是一个大叔,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年纪,感受也和以前不太一样,会给陆星成这个角色提供不同的养分。”

为了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言承旭,他拿出自己近十年最“累”的状态。在片场,言承旭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躲起来不和任何人交流。无论外面多么热闹喧哗,他要求自己不断在脑海中回忆伤心的事情,努力寻找与陆星成孤独感的链接。他还拜托工作人员帮他收集大量好演员的作品资料,闷头一个人研究,思考如果这场戏由自己来演会怎么表现?为什么好演员是这样诠释的?他恨不得抓紧24小时补强自己。

为浴缸戏减脂到“怀疑人生”

除了表演,《我好喜欢你》对言承旭最大的挑战,是保持身材。一场陆星成在浴缸中洗澡的戏份,言承旭需要半裸上身,这也是这部剧最“出圈”的瞬间。

时间追溯回2017年,那段没有通告的瓶颈期,已鲜少在镜头前曝光的言承旭经常和朋友约饭,烧烤、和牛,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直到某次活动,媒体拍到一组照片,直指言承旭身材走样。在当下市场,身材管理已逐渐被视为演员的自我修养。“想当好演员,不是只有演技,可能还必须放弃看起来平常的乐趣与嗜好”。言承旭为了保持身材,不再敢和朋友出去吃饭。

逐渐地,朋友也不再经常找他吃饭,他甚至感觉自己失去了被陪伴的权利。

“后来我安慰自己,别人的成功不可能是幸运的,(一定)放弃掉很多。我现在40多岁了,做这件事情对我来讲真的很辛苦,但是我很开心。”他一遍遍告诉自己,这就是他想要追求成功,必须做出的牺牲。从刚开始还是会偶尔被美食“诱惑”,到如今鸡胸肉都很少吃,更多以素食为主,“我真的为了想要当一个好演员,放弃掉很多很多事情。”

虽然,也还是会自我怀疑。拍摄《我好喜欢你》期间,很多演员收工后都会约着去吃火锅,但言承旭不管几点收工,都只是埋头在健身房做大量身体训练,然后一个人吃水煮青菜,睡觉前还要研究第二天的剧本。工作人员经常开玩笑说,跟Jerry哥一起工作好累。每当这种时候,言承旭总会不断质问自己,“我在坚持什么?为什么我每天只能吃水煮菜吃到怀疑人生?”

他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答案,只是他必须要这么做,即便时常感到沮丧。“现在我没有办法和其他演员一样吃一些很美味的美食,没办法和其他演员一样每天睡得很足,但经历过了这一两年的低潮,或者以我的自律和追求,可能两三年后,大家就会看到不一样的演员言承旭。”

人生感悟

A 曾梦想成为篮球运动员

在《我好喜欢你》中,童小悠的爸爸身患绝症,他把自己的存折密码都告诉了女儿,还把自己的菜谱给了女儿,嘱咐她学会做菜,好好吃饭。这是言承旭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在这场感情戏中,言承旭没有一句台词,但镜头中每滴眼泪都是他对亲情的感触。

言承旭的原生家庭和陆星成有些相似:单亲,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妈妈是裁缝,每天面对墙壁做衣服,一针一线赚的都是辛苦钱,但养活言承旭和他姐姐仍捉襟见肘。那时家中的老冰箱总是会漏电,天花板上的水泥随时会掉下来。从小学五年级开始,言承旭就靠打工贴补家用。他做过服装店店员、酒吧调酒师、餐厅服务员,还曾在工地做过搬砖苦工。他曾在很多场合回忆过那时窘迫的日子:每当学校放假,其他同学都梳着油头,骑着摩托车出去玩,只有自己还穿着学校的旧制服准备出去打工。

他不在乎吃穿,也几乎不在别人面前讨论自己的家庭。“所以我能够感受到陆星成的那种痛苦。”

那时,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是言承旭的梦想。在一地鸡毛的窘迫生活中,运动是他获得成就感的来源。他经常在公园打篮球,每一个运球、扣篮都抱着“一定要赢”的心态。有长辈看到他的拼劲儿,想把女儿嫁给他。“我找到了生命的热情,我喜欢运动完自己变得很开心很阳光(的感觉)。”

但最终,言承旭进入了浮华冷漠,具有残酷游戏规则的演艺圈。这件事对他最大的意义,是能更好地帮妈妈分担家用。那时只要电视上有儿子的广告播出,妈妈就会停下手中的活儿,聚精会神地看他在电视里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以前我真的觉得我好像没什么出息,但那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还是有可能做一件事让我妈觉得开心的。我会觉得入这一行很心满意足。”

B 因被误解而惧怕社交,甚至想过“逃”

2001年F4刚刚出道,大量媒体蜂拥而至。有一次言承旭和其他三位成员正在吃饭,他肚子很饿,但又不想让自己吃饭很丑的样子被拍到,于是便和摄影师商量可不可以让他休息一下,先不要拍。摄影师应允了,并拍摄了其他人。然而在发布的报道中,言承旭却被塑造成“很难搞的艺人”“提出了很多要求”。

这一度让言承旭很难过。“他们怎么能表面一套,私下做另一套?表面上好像理解我,但实际上他们却用一种很不好的方式在解读我的行为。”

在当年言承旭的相关报道中,“难搞”是最常见的形容。

《流星花园》播出后,不少媒体曾用道明寺的别称“暴龙”来形容生活中的言承旭:脾气暴,爱臭脸,耍大牌。主持人陶晶莹曾回忆,2002年言承旭在上她的访谈节目前,拒绝了记者拍照,还摆了臭脸。把记者气哭后,他直接转身上车,不打算继续录节目。“我就说‘平时我们都很照顾你的,你却这样,你不想上节目就不要上好了,再见!’”陶晶莹直白地斥责着。言承旭虽然还是板着脸,但最后却趴在了桌子上。他沮丧地告诉陶晶莹,自己只是有些时候不知道如何转换情绪,面对一些事情,但又不愿直接说出来,只能摆个臭脸坐在那里。

那看似是言承旭最红的时期,却也是他最想“逃离”的时候。他一度很害怕生人或看到自己被报道的文章。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好像都在误解他,或者负面看待他的行为。他更喜欢和动物相处,“你对它好,它就会对你好,没有人和人之间的复杂。”压力最大的时候,他便打电话向妈妈倾诉,妈妈安慰他说,如果那么不开心的话,就不要做了。家人是言承旭最重要的心灵慰藉。

C 面对“批评”会难过,也会对自己更严格

与娱乐圈的间隙感,也源于言承旭对“爱”极高的敏感度。

“被爱”对他而言,似乎始终是很重要但奢侈的词汇。小时候他最喜欢生病,因为只有生病躺在床上时,爸妈、老师才会给予他最大的关心和照顾,“我很珍惜发高烧的感觉,那时候你才会知道有人是关爱你的。”但他也在不善表达中试着去爱。例如言承旭曾经十五年没换过手机号,他过去的助理是他同学;他会在跑行程中,突然要求车子停下,拿红包给拾荒老妇人;在筹备演唱会最忙的一天,会因为朋友遇到不开心的事,连饭都不吃,听苦闷的兄弟打电话倾诉。

而言承旭始终没有放弃聚光灯,也是因为“演员”能带给他帮助别人的影响力。他曾经举办慈善见面会,售卖自己的产品,将钱捐给赈灾协会,“那时候大家捐了很多钱,我突然觉得,演员不只是追求知名度,红不红,或者赚多少钱。能够让自己影响到别人是更棒的事。”

这也是为何,言承旭能深刻体会陆星成的孤独。那是一种不懂如何去爱的同时,强烈想要被爱的渴望,“我们在一个那么大的城市里面,你会希望遇到一个你说不出来,但是你能感觉到这个人会给你别人没有办法给你的某一种温暖。你也会想要给TA你的全世界。”

近两年,言承旭仍不断被大众探讨,感情生活更是成为网络谈资,但他却在经历低谷期后,逼着自己以更男人的方式直面,而非一味地躲藏起来。他花了更多心思在表演上,争取每天进步一点点。如果无法让别人闭嘴,就让那些恶意攻击他的人,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他也极少关注手机或者社交平台,虽然被批评还是会难过,但这激发着他对自己更严格的要求。“我的人生是自己的,为什么我们总要被身边这些和我们生命无关,或他根本不认识你,而且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评价你的人影响,到最后你活得那么不开心。至少我现在很正面地告诉自己,我一定会做给你们看的。”

[新鲜问答]

新京报:每一部作品播出后,你会关注外界对你表演的评价吗?

言承旭:我会,因为我觉得表演这件事是我作为一个演员可以控制的,每场戏我的情感拿捏、我讲台词的方式、我有没有靠近这个角色……所以我还蛮希望大家可以给我很多表演上的评价。

新京报:从《流星花园》至今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外界经常把你看做是他们的青春,你是否也会偶尔回忆过去的事情?

言承旭:我很喜欢看我年轻时播放的那些作品,比如我最喜欢《悠长假期》,会去看木村拓哉在里面那种很自然的表演。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再去看那些很经典的作品时,会突然让我回到那时候很年轻、很快乐的时光。

我就觉得,有时候你再回到那种很熟悉的,曾经我们喜欢过的人、事、物里面,会想到曾经的开心。这很重要。所以我很谢谢道明寺,曾经能带给很多人快乐,让大家能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候。(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1 17:53:07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