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长租公寓暴雷背后:超两成相关企业存经营异常

关键词:企业长,公寓租,相关,租赁%,今年,全国,天眼

全国约有22%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存在过经营异常

近期,杭州等地纷纷被爆长租公寓企业“暴雷”“跑路”现象。9月9日,新京报记者从天眼查获悉,“暴雷”的长租公寓,基本都频繁地发生工商变更。与此同时,全国约有22%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存在过经营异常情况,近5%的相关企业曾受到过行政处罚或有过严重违法行为。

在长租公寓“暴雷”频现的同时,各地监管政策也陆续出台,针对“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经营问题做出规定。业内认为,相关政策将会客观上减少长租公寓“暴雷”的风险。

房屋租赁企业超87万家,2019年增速最高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全国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房屋租赁”,且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相关企业共超87万家,其中,超三成注册资本达1000万以上,超八成为有限责任公司,仅5.82%的相关企业为个体工商户。

从地域分布来看,广东省的房屋租赁相关企业数量名列全国第一,达到10万家以上,占全国相关企业总量的12.36%。山东省和江苏省位列第二、三位,分别拥有超过9万和6万家相关企业。分行业看,超五成的房屋租赁相关企业分布在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2012年以来,全国房屋租赁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的年度注册数量和增速呈稳定上升趋势。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房屋租赁相关企业注册增速达21.25%,新增企业近17.9万家,为近年来增速最高、增量最多的一年。

不过,今年由于疫情等因素影响,截至8月7日,全国今年1-7月新增超7万家房屋租赁相关企业(以工商登记为准),同比下降约26%。其中,今年1月和2月全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虽低于往年同期,但自3月以来,房屋租赁相关企业注册量迅速上升,达到往年同期水平,其中,3月较2月环比增长363%。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全国房屋租赁相关企业的风险信息数量逐年攀升,其中,2019年新增的风险信息数量最多。从涉及案由来看,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位列前三位,分别占比19.59%、16.02%及12.43%。

长租公寓企业今年新增110家,已“消失”约170家

聚焦到长租公寓方面,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全国目前共有900余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长租公寓、白领公寓、青年公寓、单身公寓”,或产品标签含“长租公寓、青年公寓、白领公寓、品牌公寓”,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其中,65%为有限责任公司,32%为个体工商户。

从城市分布上看,深圳市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150家。上海市、成都市和北京市也均拥有超过50家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从省份分布上看,长租公寓相关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为广东,有近250家相关企业,其次为上海、四川、北京和陕西。

纵向来看,长租公寓虽从无到有已经历了10多年的发展,但直至2014年底政策和资本双轮驱动,这一行业才真正站到风口之上。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年注册量首次突破100家,而后每年相关企业的年注册量均在100家以上。截至9月2日,今年全国已新增长租公寓相关企业超过110家。

与此同时,全国目前已经注销或吊销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约有170家(以工商登记为准),占相关企业总量的15%。

多家长租公寓“暴雷”前频繁发生工商变更

由于一度成为资本追逐的标的,长租公寓机遇与风险并存同样是其常态。实际上,2018年以来,长租公寓行业“暴雷”不断,多家长租公寓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经营不善而破产,导致众多房东、房客蒙受损失,引发外界较大关注。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全国约有22%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存在过经营异常,近5%的相关企业曾受到过行政处罚或有过严重违法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8月底,杭州长租公寓友客、巢客相继“暴雷”,随后,上海岚越公寓亦人去楼空。在这些长租公寓暴雷事件内,租客在交付半年或一年租金的情况下,不仅背负债务,还要面临被房东赶走的风险。而房东也往往面临数月租金被“卷走”的惨淡局面。

天眼查APP显示,“暴雷”的长租公寓企业,基本都频繁地发生工商变更。以巢客的关联公司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为例,今年以来,该公司共发生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4月,原法定代表人张嘉龙退出,由黄大坤接任;8月,黄大坤退出,由陈挺继任。无独有偶,杭州友客房地产代理公司也于今年4月开始发生投资人、法定代表人的数次变更。

不过,长租公寓的危机频繁爆发,由此也引来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近段时间,杭州等城市出台了史上“最严”住房租赁政策;9月7日,住建部官网公布了《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房东)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客)租金,或是收取租客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东租金周期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应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从上述政策导向来看,监管层对于“高进低出”和“长收短付”的做法是持否定态度的,未来此类行为将受到抑制,客观上也将减少长租公寓暴雷的风险。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0 14:01:0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