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赵又廷:我只能吃“演员”这碗饭

关键词:会,觉得,赵又廷说,东西,表演,角色,可能做,状态

有些东西我觉得是‘吴恪之’不会有的

《平凡的荣耀》中,赵又廷饰演吴恪之《平凡的荣耀》中,赵又廷饰演吴恪之

“我很喜欢这个人物的纠结感,我相信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想要的跟自己能得到的之间的矛盾,我们永远都是在一个取舍的跷跷板上,是坚定自己的信念走想走的路呢,还是变成随波逐流?”赵又廷[微博]如是描述对“吴恪之”这个角色的看法。

在新剧《平凡的荣耀》中,赵又廷扮演的吴恪之,是投行里的异类,他不是一个符合如今大众想象的金融圈成功人士:精英体面,志得意满。吴恪之顶着一头花白头发,邋遢胡子,衬衣永远皱巴巴,脾气暴躁,郁郁不得志,“然而”依然英俊的中年人。

在外形的设计上,赵又廷一开始就参与创作讨论,想要尽量还原剧本里的状态。“我说可以谢顶,秃头的大叔感觉,他们说千万不可以;然后我说那可不可以增肥,就是油腻一点,他们也觉得不行。”赵又廷有些无奈地笑说。

“你之前可是夜华啊”、“要对得起你的粉丝”,很多人这样劝他,但赵又廷自己对外形并不在意。反复商讨许久,最后的结论是在外形上颓一点丧一点,年龄感往上拉一点。如今提到这个,赵又廷还是表现得挺遗憾。“我希望我的每部剧,都能给大家一些比较新鲜的、没看过的东西。”他希望每次都能让观众看到一个“陌生的我”。

《平凡的荣耀》海报《平凡的荣耀》海报

接下这部戏的原因之一,还有“没有感情戏”这一点。“终于有部没有感情戏的职场剧了!”赵又廷说道:“实际上这个故事不一定要有感情线,它可以认认真真去做职场线也一样好看。反而有感情线的话,就很容易陷入某种套路里去,到时候所有的剧情都要服务于爱情,我就觉得很没必要。”

他提到在拍摄这部戏之前,他会先到现场观察工作环境,然后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做了一番调整。

“有些东西我觉得是‘吴恪之’不会有的,比如说孩子的照片,因为对他来说,办公室是一个战场,他应该是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划分开来的一个人。”

“而且他的工位也不会是一个特别舒服的环境,如果那样的话,那他应该也是个随和、讨人喜欢、生活质量至上的人。”

“所有东西的摆放肯定会是以效率为主的。”

“我提出给我一个网球。我觉得吴恪之需要有一个解压的东西,他没事就会转过椅子,对着那面大玻璃幕墙丢网球。”

这些细节调整,对赵又廷来说,是刻意留白后的灵光乍现。在他看来,熟悉剧本和人物之后,要做的,是让这些素材在自己内心里自然沉淀发酵,其余就要留出空间到现场。创作的一部分来自于沉淀,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在现场环境、事物、对手演员的刺激下,灵光乍现的发挥。

《平凡的荣耀》剧照《平凡的荣耀》剧照

“表演这份工作,很多时候是现场交流,是有很多琐碎的东西,是回归生活的一个状态。”赵又廷这样说道,“当然我还是会觉得表演很伟大,你会碰到那所谓的神来一笔,在那一瞬间觉得:这个东西真是无法复制,特别纯粹和美妙。”

但是曾经刚入行的赵又廷,是“神化表演的”,相信自己与角色合二为一,觉得应该把自己活成人物本身,每场戏要“来真的”:“一开始会把表演这件事架得很高,就特别神圣化。别人不能说表演的坏话,要每场戏都真刀真枪,什么打得头破血流也坚持拍下去之类的才够敬业。现在看这个东西,就觉得:何必呢?神经病。真的受伤的话,剩下300多场戏拍不了怎么办?谁负责?你这算是敬业还是不敬业?”

“不要理想化表演。我觉得年轻人很容易陷入到那个东西里去。比如‘我现在正在表演,你在那边怎么可以玩手机?!’小时候就会这么觉得是吧?”赵又廷笑说,“但现在真的就不在乎了。当然了,如果别人玩手机声音开很大的话,我还是会过去说:帮帮忙啊兄弟。”

心态不一样了,然而对表演的感受,这么多年却没有变。“我自认为对艺术这一块还是有一点点审美的,然后特别懊恼的是,从小到大我也不会唱歌,不会玩音乐,也不会画画,我没有找到一个最适合我的途径来表达自己。直到遇到表演,我的生命中终于出现了一个途径,我发现适合我去表达。那我知道,我必须好好抓住它,因为这东西能给我别的东西给不了的感受。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无法取代。”

[对话]

把自己放空到一张白纸的状态

澎湃新闻:你刚刚说跟吴恪之这个角色会有一些共鸣,你觉得最有共鸣的地方是?

赵又廷:我觉得是他的原则性吧,就是信念感。他对自己在做的事情是非常有信念的,我认为这就是我喜欢做的我舒服的,所以我就做。虽然我知道别人不待见我,但我只要能拿出业绩来说话,就没问题。在公司里,就很明显他是被边缘化、被孤立的,尽管如此他也活得很通透,很自在。

澎湃新闻:如果跳出这个角色,用你赵又廷的眼光来看这个角色的话,你觉得他有什么好的地方和不太好的地方?

赵又廷:优缺点的话肯定都有,而且优缺点这个东西也是蛮主观的。你说他脾气暴躁火爆,难相处,但同时往好处看,其实也是个性情中人,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这种人对我来说反而是比较好相处的,知道他雷区在哪,别去踩就行了,你也不需要防着他什么。总比那种笑里藏刀,心机巨深的人要容易交往。

但换个角度看,他有原则,特别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但同时他为了坚持这些东西,是不是会伤害到身边的人?是不是因为如此大家都得迁就着他那些原则?会不会其实是墨守成规?不知道,一切都是一体两面的。但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些有争议的点让这个人比较突出,也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澎湃新闻:跟吕行导演也是首次合作,他在现场是怎样的工作方式?你一开始能适应吗?

赵又廷:非常适应,导演他虽然是年纪比我小两岁,但特别有一个导演的气场,就是在现场挺让人安心的,他已经把这个作品前前后后的功课,该想的都想得很清楚,你拿什么问题问他,他都能回答得很清晰,然后跟他一起创作也很自在舒服,遇到什么问题就直接跟他讲,他也不会驳回你,而是听完之后跟你一起分析,所以我觉得是很舒服的。

澎湃新闻:可能作为演员来说,在进入一个新角色、新项目之前,是需要一个调适自己状态的过程的,能不能分享一下这个过程里你会做些什么样的准备?

赵又廷:我觉得前期的功课肯定是比如说读剧本和理解人物对吧?这些都不用说了。然后我自己进入状态是需要一个放空期,当你已经把那些素材(剧本、人物)消化在你自己身体、脑海里之后,就让它自然的酝酿,我不知道怎么说,听起来是蛮玄的,把自己放空到一张白纸的状态。因为我觉得在现场,你的表演当然需要更细化,但这些细化的部分,有一半来自于之前的准备工作,而有另外一大半可能是来自于现场迸发的火花,是你之前没有预料的。比如说对手会给你怎样的表演和反应,或者现场的环境什么东西突然刺激到你之类的,我觉得还是尽量让自己在一个留白的状态。

澎湃新闻:能感觉到你希望根据角色的需求去转变自己的状态,你个人会感觉是诠释跟本人接近一点的角色要有难度一些,还是说去诠释跟本人完全不搭边的角色会难一些?

赵又廷:我觉得各有各的难。接近一点的可能比较像我认同的理念,就是表演最舒服的一个状态:你靠近角色一步,然后角色靠近你一步,可能会出现比较好的化学反应,因为至少你们之间是有一些共同点和共鸣的,这些可以帮助你了解他。但如果两者特别接近的话,你就会陷入到一个“我在演我自己?还是我在演他?”的困境中,就会变成没完没了的像《盗梦空间》那样一层一层往下走的东西。你会分不清楚你是你,还是角色,这就特别危险。如果你完全不去思考,反正这就是我啊,就这么演的话,我觉得就对演员这份工作有点不尊重。

但跟自己截然不同的角色也会很难,你完全没有那样子的成长环境和背景,或者技能,或者思维,或者外形完全不一样,那就真的很难做到演员和角色融合得天衣无缝。除非能给我很长一段时间去做准备,我相信我也可以做得到,但国内环境并不是这样的,你接到一个戏,往往可能一个半月后就开机了。但《平凡的荣耀》就比较幸运,从开始接触剧本到开机,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让这个人物有时间在我心里慢慢发酵。

吴英雄,还有“蚊子”,他们俩对我的意义可能是最大的

澎湃新闻:像你刚刚说,自身和角色之间特别接近乃至混淆的人物,在你演过的作品里面出现过吗?

赵又廷:目前应该是拍娄烨导演《兰心大剧院》的时候,他倒没有要求说你就演你自己,也没有说这个角色跟你有多接近。但在他的现场,需要你在一个完全没有设计,完全放松的状态去表演,就忘了表演这件事情。应该说当你忘了表演的时候,就很容易引出你自己会有的一些反应。尤其是比如说那些喝酒的戏,都是真喝真来,到最后神志都有点不清了,那我到底是在演角色,还是演自己,其实自己有点分不清楚了。这种时候心里的警铃就会响起来,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对,然后我就会去跟导演说,我说导演你还要拍吗,因为他一拍可能就是半个小时一条,他说你快喝醉了?我说我已经醉了,你要拍咱们明天再来吧。我得告诉他:现在我不知道我在干嘛了。我不想要我的表演在我不知道“我在干嘛”的时候呈现出来。

澎湃新闻:很多观众一提到赵又廷,首先会冒出来的角色是夜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陈孝正(《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那你觉得到目前为止,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哪个角色对你来说是有特别意义的角色?

赵又廷:我觉得应该是最开始的两个角色:《痞子英雄》的吴英雄,还有《艋舺》里面的“蚊子”。他们俩对我的意义可能是最大的。

因为那时候最懵懂,最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相对来说,反而是信念感最强的时候:我把自己想象成那个角色了,然后“我认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此后就一路贯彻到底。没有那么多经验或时间去考虑说我刚演得怎么样,我的节奏如何台词如何。在有了更多经验之后,虽然你可能更会所谓的表演了,但可能也丧失了一些很纯粹的东西。

澎湃新闻:提到信念感,你觉得做演员对你来说,信念感是来自哪里?

赵又廷:做演员的信念感,来自于我觉得这是我唯一擅长的事情,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件事情。到目前为止,拍戏还是会让我很开心,然后也让我有很多创作的欲望,是我唯一的表达途径。我发现自己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事情都不太会。其实就发现自己,应该蛮确定自己只能吃这碗饭。

我希望能够确保每一次作品出来的质量

澎湃新闻:近几年你在作品方面,产量不高,对自己现阶段的职业生涯是抱持怎样的想法?

赵又廷:可能比较小心翼翼,比较爱惜自己,也还算比较负责任。我希望能够确保每一次作品出来的质量,最大化地做到一件事情,对粉丝有一个交代。而且如何让自己维持在一个永远对表演感到开心的状态,维持会令自己兴奋,给自己能量的状态,可能我的办法就是相对而言稍微减少一点产量,做到一个平衡。如果真的每天都在拍戏的话,我确实也很难想象怎么保持对这个东西的热爱。

赵又廷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饰演夜华赵又廷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饰演夜华

澎湃新闻:那会觉得有危机感吗?

赵又廷:好像踏入这圈子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觉悟,它就是一个非常现实残酷的地方,没什么好纠结的:你今天是怎么样,不代表你明天能是怎么样,你明天是怎么样,又不代表后天能是怎么样。所以如果在拍戏过程能遇到自己很欣赏的伙伴和团队,就好好学习和相处。

其实我每天都在问公司,我说我是不是应该有点危机感?因为经常来了一个项目,我觉得就没到我想要的状态或怎么样,我就说先推了。然后推完之后我就会想我是不是应该有点危机感,我一直不断地在反复确认这件事情。因为我的问题在于:我离这个圈子有点远,不拍戏的时候,我会完全进入生活状态,然后也不太去关注其他东西,所以我不太知道外界在发生什么事情,就会有点断层。

感觉目前没有(危机感),但可能是由于我的无知吧(笑)。我觉得我也是准备好应对危机的,虽然我也不会渴望遇到危机,但我是愿意做出变化和调整的。我就怕我一直活在一个舒适圈里面,哪天我突然没戏演的话,(转头对自家工作人员笑说),你们就得赶紧告诉我啊!

澎湃新闻:可能危机感是个比较来自于外界影响的东西,你可以屏蔽掉,保持自己内心的笃定。但还有所谓的疲惫期,做一个工作很长时间,其中也有很多一地鸡毛的东西,那还蛮容易让人疲惫的。如果发现自己出现了这种疲惫期,你一般会怎么去处理它?

赵又廷:会有。拍戏拍到最后,比如杀青前大概一个月的时候,你不松懈你也会烦,就觉得无所谓了,赶紧拍完算了。就觉得真的好累,我们在干嘛,我那么努力,大家都那么努力,但我们永远达不到我们想要的那个理想中的100%,就总是停留在80%,你就会有种无意义感出现。

可能一方面自己的心境需要调适一下,提醒自己不能松懈。但最主要的、每一次挽救我的无意义感的,都还是“那一瞬间”,会出现那么一瞬间,你也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你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就是会在某一刻,突然给你一个刺激,让你一激灵,提醒你:原来我们在做的这件事情很美好,值得我们继续拼尽全力到最后。它可能是一场戏,可能是看到一个工作人员的一个举动,或者可能是戏里的人物突然给了你一个感受,它会突然带你回到最初的兴奋和快乐。

(责编:拾恩)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10 13:49:54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