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记者逆袭成国内首富:水王碾压马云马化腾

关键词:农夫山泉,睒睒钟,娃哈哈,京华,时报%日,饮用水,包装

农夫山泉的创始人钟睒睒按照占股比例

网易财经 陈俊宏 郑皓元

9月8日,农夫山泉(9633.HK)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开盘高开85.12%,报39.8港元/每股。农夫山泉上市后总股本约为118.9亿股,按最高价算,农夫山泉市值为4453亿港元。

65岁的农夫山泉创始人兼董事长“水王”钟睒睒作为最大股东,持股84.4%,市值超过3144.47亿元,加上其在A股万泰生物74.23%股权,其个人总持股市值约为574亿美元,一度超越马化腾与马云 ,成为中国首富。马化腾、马云身价分别为568亿美元、513亿美元。 随后,由于农夫山泉股价回落,加上万泰生物股价下跌,钟睒睒身价回落至马云之下最终为524亿美元,仍跻身中国三大首富之一。至此,这个出生书香门第、干过泥水匠、当过记者的前娃哈哈代理商,完成了他的人生逆袭。

饮用水主业独大

农夫山泉的IPO申请文件展现了其近年的经营状况: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以及240.21亿元,2018年和2019年均保持了17%以上的增速。利润方面,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以及20.6%。

从产品上来看,“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是其主要营收来源,这项业务每年为农夫山泉贡献了五成以上的营收,并且营收比例仍在提升。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17.8亿元与143.4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57.9%、57.5%与59.7%。

在毛利率方面,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毛利率分别为60.5%、56.5%与60.2%。这意味着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水仅毛利就达到86.36亿元。

虽然饮用水在钟睒睒的所有产业中占到了最重要的地位。但农夫山泉从2000年起、2009年、2013年,便多次因水源和水质问题站到舆论争议的风口浪尖。水源污染导致的水质问题,以及水源地增长瓶颈,成为农夫山泉间歇性的阵痛。

此外,虽然在“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外,农夫山泉公司还在茶饮料产品、功能饮料产品和果汁饮料产品这三大领域拥有“东方树叶”、“茶兀”、“尖叫”、“农夫果园”、“17.5˚”等产品,但其营收体量远远低于包装饮用水业务,如茶饮料产品和功能饮料产品年营收规模在30亿元左右,果汁饮料产品营收规模仅有20多亿元。

一瓶水成本最高的是瓶子?

一瓶农夫山泉瓶装水,瓶子的包装却比水贵。换言之,买一瓶“农夫山泉”,最值钱的是喝完就要丢掉的空瓶。

招股书中显示,“2019年糖、果汁和水等的成本只占到总营收的4.7%。”介绍原材料成本明细时,招股书也没有提及“水”,而是“糖和果汁”等字样,可见水的成本极低。

而PET塑料用于生产瓶身,占到销售成本的31.6%,成为了农夫山泉材料成本支出大头,除了PET塑料,纸箱、标签及收缩膜等在内的包装材料占到了销售成本的31.5%,而所有包装材料总计占据销售成本的63.1%。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4月29日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提交的IPO申请文件显示,其此次IPO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持续品牌建设、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的机会。

但在2019年农夫山泉向股东派息95.98亿元。按照当前汇率,农夫山泉10亿美元的IPO拟募资金额,还没有去年的分红金额高。而作为大股东,农夫山泉的创始人钟睒睒按照占股比例,在95.98亿派息中应分得超过83亿元。

据招股书披露,农夫山泉在上市前的三个财年,共给原有股东派息约103亿元,其中2017年派息3.67亿元,2018年派息3.67亿元,2019年派息95.98亿元。2019年的95.98亿派息是2017年、2018年的26倍多,比公司的募资额还要多,同时接近2019年净利润的2倍。

公告显示,截至招股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钟睒睒持有公司87.4472%的权益,按照上市前三年103.34亿元的派息,2017、2018、2019年三年,钟睒睒及其拥有的权益公司获得的派息金额将达到90.37亿元。而未分配的75亿元中,钟睒睒占到的权益也将达到超过65亿元。

娃哈哈代理商的逆袭

成为中国“新首富”之前的钟睒睒创业之路也饱经坎坷。

1954年生的钟睒睒,家族原本是已定居在杭州的一个书香门第。但上到小学五年级时,钟睒睒被迫辍学。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1977年,钟睒睒辗转于嘉兴、绍兴等地,学做泥水匠和木匠,其家庭在诸暨除了逢年过节,“几乎不上别人家做客”。

1977年高考恢复,钟睒睒突然宣布要与妹妹一起参加高考,并坚持考了两年,但每次都与分数线差了20几分。

钟睒睒人生的第一次转折点,是随着家中长辈进入浙江广电系统工作,先是在浙江省文联管理基建,后来去了《江南》杂志社与《浙江日报》社。钟睒睒在《浙江日报》待了五年。记者生涯不仅开拓了眼界,也给钟睒睒积累了很多资源,甚至后来的创业伙伴,也是在早年的采访中所认识。

1988年初,就在这一年,钟睒睒从《浙江日报》辞职,奔向海南,开始了自己作为商人的历程。最开始,钟睒睒做过一些种蘑菇之类的创业项目,都没有成功。1991年前后,钟睒睒借着在浙江做记者结识的人脉,成为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就此开始了掘金之路。

由于海南是新开发的经济特区,娃哈哈对代理方面有优惠价格;另一方面,娃哈哈口服液当时在广东热销。于是,钟睒睒把在海南低价拿到的娃哈哈口服液,拉到既不属于海南、又不属于广西的广东省湛江市高价销售。这个事情被宗庆后发现后,两人闹得很不愉快,钟睒睒也因此失去了娃哈哈的代理资格。

尽管失去代理资格,但通过之前代理娃哈哈,钟睒睒已经掘到了第一桶金。有了原始积累,他选择了另一个赛道——保健品。

1993年10月,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海南养生堂)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推出的“养生堂龟鳖丸”,“以天然龟鳖为原料,根据中医传统理论配伍。用现代超低温冷冻结技术,在零下196摄氏度下使全龟全鳖脆化成微粉”。“养生堂龟鳖丸”产品一经推出,市场反应良好,使海南养生堂在上世纪90年代崛起的众多保健品品牌中占得一席之地。

而通过卖保健品完成的资本积累,钟睒睒转头杀回饮料市场,与娃哈哈展开激烈的市场争夺。1996年9月,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于杭州成立。这就是农夫山泉的前身。

20年的成长路

钟睒睒的“水产品”刚一面市,农夫山泉就提出一个概念:“纯净水对人体无益论”,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成为全行业公敌,毅然推出“农夫山泉天然矿物水”,一家对抗当时69家“纯净水”。凭着特立独行的理论和全渠道的营销轰炸,农夫山泉迅速打开了市场。但也遭到娃哈哈等对手的反击。

2000年,娃哈哈联手上海正广和、乐百氏等6家较大的纯净水企业,声讨农夫山泉,而当时纯净水这一派的掌门人就是娃哈哈的宗庆后,娃哈哈向杭州向城区法院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养生堂饮用水公司,矛头直指钟睒睒。不过钟睒睒也不甘示弱,农夫山泉也把娃哈哈告上法庭,起诉称:“娃哈哈”为打击竞争对手,实施了一系列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要求娃哈哈赔偿3000万元。

2000年6月8日,双方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娃哈哈白天在西湖国宾馆召开发布会,农夫山泉刻意选择同一天晚上,在西湖国宾馆的同一个会场,召开了另一场发布会。

在此后是十多年时间内,农夫山泉多次与“纯净水们”爆发舆论战,涉及竞争对手包括康师傅、华润怡宝等多家企业。

而发生在2013年的“标准门”事件更是将农夫山泉推上了风口浪尖。2013年4月,北京知名报纸《京华时报》连续刊登了多篇有关农夫山泉适用标准的系列报道,农夫山泉随后在微博和全国各大媒体发布消息称《京华时报》报道失实,至此让各界关注的农夫山泉“标准门”事件正式爆发。

2013年7月23日和8月6日,朝阳法院分别受理了京华时报社诉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和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诉京华时报社两起名誉权纠纷案。在起诉书中,农夫山泉方面表示,京华时报刊发的系列报道降低了农夫山泉的社会评价,严重侵犯了其名誉权,并给企业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要求京华时报停止侵犯其名誉权行为,删除相关系列报道,在《京华时报》和“京华网”连续30日公开进行书面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2亿余元。

而京华时报的起诉书则显示,在2013年4月《京华时报》刊登了有关农夫山泉适用标准的系列报道后,农夫山泉于2013年4月12日至4月19日在微博和全国各大媒体发布消息,称京华时报报道失实、报社和记者缺失“新闻道德良心”。京华时报认为农夫山泉的行为严重侵害了京华时报的名誉权;要求农夫山泉恢复京华时报名誉,即农夫山泉需在京华时报方面指定的媒体版面、规格、位置刊登致歉声明,以消除影响,并象征性赔偿经济损失1元。

上述案件也被外界称为是一场索赔额2亿元“pk”索赔额1元的官司。

在2017年6月,这场长达近4年的诉讼马拉松也正式结束,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13日向法院提交撤诉申请,撤销了其起诉京华时报的诉状。而京华时报社诉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一案,朝阳区法院也做出裁定;“驳回原告《京华时报》社的诉讼请求”,不过法院判决书也显示,“《京华时报》社相关报道新闻来源明确,是客观的”。

在随后的几年,农夫山泉的舆论战逐渐偃旗息鼓,反倒是其推出的“东方树叶”、“茶兀”、“尖叫”、“农夫果园”、“17.5˚”等新品不断进入公众视线,而最近一次这家企业再次引起行业的关注的,就是此次农夫山泉的IPO。(陈俊宏 郑皓元)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09-09 23:25:2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